[DW/HP]HARRY WHO?!-2

第二章 告别

唐娜再次恢复知觉的时候简直要被她后脑的疼痛谋杀了,她不用摸也知道,那里肯定起了个大包。唐娜揉着太阳穴,另一只手支撑着座椅的扶手,这时她才意识到她正坐在一张椅子上。突然她想起了昏迷前发生的事,她紧张地抬头寻找博士的身影,当她发现博士就躺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时,放心的舒了口气。他们不知怎么从车站到了这间陌生的、古怪的圆形房间里,四周墙壁挂满了画像。唐娜觉得自己眼花了,因为那些画像里的人看起来像是……活的?同时她也注意到了,房里并不只有他们两个人。
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举着手中的魔杖正对着她,半长的黑发大概是油性发质的关系而结成一缕一缕的挂在脸颊旁,下巴微扬的姿势让他的大鼻子显得更加高耸。而正对着他们的书桌后面坐着的白发老人则双手托着下巴,长长的头发和同样花白的胡子隐没在桌子的边缘,
深邃蓝色的眼睛透过那副半月形的镜片看着唐娜,而眼神中透露出的睿智让唐娜觉得自己已经毫无保留。在老人的旁边站着一个身穿墨绿色长袍的中年女人,头上带着一顶同样色系的尖顶呢帽。

不知道是后脑疼痛的影响还是其他什么,唐娜只觉得眼前一阵晕眩,这是什么?他们要去参加化装舞会嘛?

“博士……”唐娜声音有些发颤,但是博士没有给她任何反应。

她使劲推了推博士的肩膀,依然没有反应,唐娜气呼呼的打了他一下:“现在你倒是睡得像个婴儿了!”

“不许动。”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用魔杖指着唐娜,声音低沉没有起伏。

唐娜看着对方墨色的眼珠,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但她随即想起什么似的,猛地站起来,手指着那个男人吼道:“嘿!我认得你的声音!就是你把我们弄昏的!你到底想干嘛?!”

那个男人惊讶的看着唐娜,似乎这不是他预料中的反应。房间里的其他人也跟他一样,互相用眼神交流着彼此的疑惑。

“现在!快告诉我博士怎么了?为什么他还不醒来?!”唐娜激动地用手指着博士,尽管她现在是强作镇定,要知道,面对着一屋子奇装怪服的人们可是博士的专长,不是她的。

“西弗勒斯。”白发老人出声示意道,黑袍的男人听了之后便放下了本来对准唐娜的魔杖。

“他不会醒来,除非我们解除了他身上的咒语。”老人继续说道。

“什么?”唐娜以为自己听错了。“咒语?”

“是的。”老人放下了双手,“现在,我想问你的是,小姐……”

“呃,唐娜,唐娜·诺布尔。”唐娜报上了自己的姓名,但是她对目前的状况依然毫无头绪,而该死的博士丝毫也没有要醒过来的样子,或许他们说的什么咒语的事是真的,但是她现在又能做什么?她只是一个零时工!

“诺布尔小姐,我从你身上感受不到任何黑魔法的气息,或者说是任何魔法的气息,我猜测你应该是个麻瓜……”

“什……什么?麻瓜?”唐娜听不懂这个词。

“……我想问你的是,为什么会和小巴蒂·克劳奇,一个应该已经死在阿兹卡班监狱的食死徒在一起,你们到霍格沃茨来又有什么目的?”老人没有回答唐娜继续问道。

“什么?”唐娜已经完全被搞糊涂了,这个问句里面一半以上的词她根本连意思都不知道,听都没听说过。

“我认为,或许应该用另一种方法来得到答案。”名叫西弗勒斯的男人语调冰冷的说道,魔杖指着唐娜。

“喂!你们够了!!别用这个指着我!”唐娜再也忍受不了的爆发了,她怒气冲冲地瞪视着对方,“你们认错人了!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小巴蒂·克劳奇!他是博士,博士!他不是你们要找的人!严格来说,他根本不是人类,他就是一个不靠谱的外星人!哦,我根本就不应该答应他一起旅行的!”

唐娜越说越激动,她突然一步上前拍开了对方指着她的手,这个动作是如此的突然和迅速以至于没人对此及时地做出反应,西弗勒斯也像是惊呆了,直愣愣的看着唐娜。

“你!就是你!”唐娜昂起头盯着他,“你就没想过在弄晕我们之前先问清楚他是不是你要找的人?!看看这个!”

唐娜指着自己的后脑勺,她转过身来,好让对方仔细看看。

“这是什么?这就是你弄晕我之后附加赠送的!一个大包!看看!多大的一个包!”唐娜再次转过身来,狠狠地瞪着那个男人,“而且我告诉你!这非常疼!这都是你的错!你这个阴险的长着头发的格格巫!不要把我当做那些只有三个苹果高的蓝色的小东西!我会狠狠揍你一顿信不信?!”

唐娜激动地喘着气,胸部上下起伏着。房间里诡异的静默着,只有一些起伏地呼吸声,这个突如其来的状况显然让房间里的人们不知所措。黑袍的男人身子向后仰着,以避开唐娜点着她的手指,而且他看起相当迷惑,因为刚才唐娜对着他的一系列控诉。

这是,一个唐娜非常熟悉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呃……唐娜?我不认为他会知道格格巫是谁……”博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他双手插在口袋里,翘着一条腿向唐娜说道。房间里的人瞬时都将手中的魔杖对准了博士,书桌后的老人也拿起了他的魔杖。

“您一定是邓布利多教授!”博士看到老人兴奋地说道,并且还举起了单手打招呼。“很高兴见到你!”

“什么?”唐娜转过头,看着博士:“别开玩笑了,看看他们的年纪,怎么可能没看过蓝精灵?等等……你怎么醒过来了?”

“为什么?……这和年纪又有什么关系?”博士难以理解的问道。

“哦,得了!”唐娜受不了的说,太聪明的人看来脑子也不是那么好使,“小时候我爷爷就经常和我一起看蓝精灵!你看他们的年纪,总该有个儿子或者孙子吧!”

“……唐娜,我不是这个意思。”博士挫败的说道,“我是想说,这是麻瓜的东西,他们是不会知道的。”

“麻瓜?”唐娜不解,“麻瓜是什么?刚才他们也说了什么麻瓜的,我觉得那不是什么好词,那是什么,博士?”

“嗯,总的来说,麻瓜就是指像你这样不懂魔法的普通人……就像你。”

“哦,谢谢!”唐娜白了一眼博士,“外星麻瓜!”

一阵咳嗽打断他们,是那个白胡子老人,也就是博士口中的邓布利多教授。

“是你自己解开的咒语?”他看着博士问道。

“不是,”博士耸了耸肩,“我只是一开始晕倒,等你们把我搬到这里我就已经醒了。”

“什么?!”唐娜吼道,“那你干嘛要装晕?”

“呃嗯……做一些调查……?”博士无辜的眨眨眼,反问道。

唐娜气结地看着博士,咬牙切齿。

这时,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一只金红色的大鸟扑腾着翅膀飞了进来,它在房间里盘旋了一圈后,停在了书桌旁竖立的栖木上。

“邓布利多!他在哪儿?!”怒吼伴随着奇特的“噔、噔”声,一个男人走进了房间。

唐娜转头看向来人时惊得捂住了嘴,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怕的脸,那张脸上的每一寸肌肤似乎都伤痕累累,嘴巴歪斜在一边,原来该是鼻子的地方也没了隆起。

“你!”那人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到博士面前,拽起他的领子,唐娜这时才看到了最恐怖的部分,他的眼睛。那人只有一只眼睛是正常,另一只眼睛却大得离谱,并且一眨不眨的飞速转动着,甚至整只眼球都转到了后面,只剩下一片眼白。

他死死地盯着博士,突然他伸出了舌头,像吐信般的舔了两下:“小巴蒂·克劳奇,你这样子可不像是在阿兹卡班呆过那么多年……”

“呃,这个原因就是,我不是小巴蒂·克劳奇……”博士将头尽量地向后仰着,以拉开和对方的距离。

“看,干干净净的!”博士伸出了自己的手臂,将袖子卷的高高的。

那个男人拽起了博士的手臂凑到自己的眼前,那只巨大的眼睛抽搐似的转着。

“没有魔法,他没有黑魔标记。”他抬起头看向邓布利多,然后又向旁边的绿袍女人点了下头,“米勒娃。”

“阿拉斯托。”米勒娃也点了下头,不过眉头却紧锁着。

不过当他看向西弗勒斯的时候却只是哼了一声,而对方也只瞥了他一眼就转开了头。

“现在,请你回答我两个问题,先生。”邓布利多看着博士问道。

“好的,没问题。”

“你是小巴蒂·克劳奇吗?”蓝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其他人也都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魔杖。

“不是。……我不知道我们俩有多像,不过我可以肯定的说,不是。”博士耸耸肩。

“……你的名字是?”邓布利多停顿了小会儿,继续问道。

“博士。”

邓布利多抬起了他那两道长长的眉毛,“哪个博士?”

“就是博士,还有这是第三个问题了。”博士笑道。“唐娜算是我的助手,顺便说一下。”

“我们不是一对!”唐娜紧接着否认道。

“对,我们……呃,只是同伴,一起旅行的同伴。”博士也尴尬的解释道。

“……好吧,博士,诺布尔小姐,我很抱歉,关于这次的误会,很显然你不是我们想的那个人。”邓布利多站了起来,走到了书桌前。

“什么?”唐娜还没有从这突兀的转折中回过神来,“就这样?他们这就相信你啦?”

“很显然,我长了一张让人信服的脸。”博士冲唐娜笑着挑了挑眉毛。

唐娜显然不相信这个答案,她瞪着博士。

“……或者,他们给我吃了只能说真话的药剂之类的东西。”博士砸吧砸吧嘴,然后吐了吐舌头,那药剂的味道可真恶心,“加上我这张诚实的脸!”

“哦,太棒了,就是你这张脸害我们被绑到这里的!他们不但给我们下咒,还下了药!”唐娜受不了的翻了个白眼,她坐回到了博士旁边的椅子里。

“我很抱歉,”邓布利多说道,“小巴蒂·克劳奇是一个极度危险的食死徒,并且,据我所知,他应该已经死在了阿兹卡班监狱里,所以,当你们出现在霍格沃茨门口时,我们相当惊讶,这是不得不采取的行动……”

“哦,我完全理解。”博士连忙说道,“……我能问下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出现在霍格沃茨的?我是说,速度这么快。”

“西弗勒斯。”邓布利多看向了那个黑发的男人,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西弗勒斯·斯内普,我们的魔药学教授。”

“因为这学期要举办的三强争霸赛,霍格沃茨已经加强了防御咒,除了学生和被邀请来的人闯入防御咒范围,警报就会起作用。”斯内普的语调平缓没有起伏,但隐隐带着一丝不屑。

“我想这是你的东西,博士。”邓布利多拿出了一个金属的笔状物。

“喔!我的音速起子!”博士开心的拿回音速起子,检查一番,然后放回了自己的上衣口袋,“这是我的‘魔杖’!”他笑着拍拍口袋。

“我能再问一个问题吗?”邓布利多带着笑容问道。

博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能感觉的到你们来自一个很遥远的地方,请问,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呃……这有点复杂,”博士挠了挠脸颊,“我是一个时间旅行者,和唐娜一起,……不过综合现在的情况来说,我判断,这里应该是平行世界……而我们,来自另一个宇宙,没有魔法的世界。”

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博士不确定他们是否都能理解。

唐娜突然想起了什么,她问道:“博士,我想我记得你说过,穿越平行世界是不可能的,因为墙已经都封起来了……如果这里是平行世界的话……那整个宇宙就会……”

“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博士猛地从椅子上弹起来,他快速地凑到邓布利多跟前,“教授,我猜想你已经拿到了塔迪斯,我的飞船,一个蓝色的盒子。”

“是的,那个蓝色的盒子,我们在列车的货车箱找到的。”邓布利多把手伸进了外袍的口袋,“不过我们没法打开它,任何咒语都不行。”

“哦,那是因为生物电子识别密码,只有钥匙能打开塔迪斯。”博士甩了甩不知什么时候掏出来的钥匙。

这是,邓布利多从口袋拿出了,嗯,缩小版的塔迪斯,放在了地上。

“……”博士和唐娜看着只有手掌大小的塔迪斯,都不由自主的张大了嘴,“这太神奇了!”

邓布利多挥了下手中的魔杖,塔迪斯便迅速恢复成了原来的大小。唐娜惊奇的叫出了声,这是她第一次实实在在的看到了魔法。

“虽然时间很短,但是很高心见到你,教授。”博士握了握邓布利多的手,然后向斯内普点点头,“还有你,教授。”

“还有你们,教授。”博士朝着米勒娃和阿拉斯托也点了点头。

斯内普只是瞥了一眼,鼻子发出了一声轻哼。

“唐娜,我们得马上离开了。”博士打开了塔迪斯的门,对唐娜说道。

“我很赞同!”唐娜同样和邓布利多握了手,不过她瞪了一眼斯内普,随即便紧跟着博士走进了塔迪斯。

邓布利多和斯内普看着两人走进了这个小小的蓝色盒子,然后塔迪斯的启动的呼啸声一阵一阵响起,这个蓝色的盒子渐渐变得透明,最后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里。

与此同时,塔迪斯内的博士二人。

“说真的,博士,”唐娜说,“真的有魔法,我是说,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传说,女巫什么的。”

“当然有,”博士在控制台上忙忙碌碌,重新校对坐标,“只不过……来自另一个星球而已。”

“什么?”唐娜吃惊的看着博士。“你是说……他们是外星人?”

“嗯,蓝格赛 4星的Carrionite,”博士停下了手上的活,皱起了眉头,那可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疯狂的女巫……虽然只有三个,把语言作为武器,她们想利用莎士比亚驾驭语言的天赋打开通道占领地球,不过最后我和玛莎阻止了她们。……不过我想,在这个平行世界里,Carrionite的确来了,过早的来到了地球,没有莎士比亚的帮助,她们只能融入人群,隐藏自己,一代传一代,所以我想,那些巫师应该都多少带有一点Carrionite的基因……你为什么这种表情?”

博士停下了滔滔不绝的解释,因为他看到了唐娜的脸色,带着怒气的。

“你和玛莎,莎士比亚?”唐娜屏着气问道。

“是啊,那时候我带着玛莎做的第一次旅行,莎士比亚时代,怎么啦?”博士非常困惑的反问。

“怎么啦……怎么啦?!”唐娜突然对着博士吼起来,“哦,你和玛莎,第一次旅行,浪漫的莎士比亚,我呢?!第一次旅行去了哪里?庞贝!还是火山喷发日!!”

博士看着怒气冲冲的唐娜有点不知所措,他永远都搞不定他这些女助手之间的冲突。

“什么?你喜欢莎士比亚吗?”

“不!我一点也不喜欢!当然我喜欢了!你这个麻瓜外星人!”唐娜简直不敢相信。

“OK,那我们去莎士比亚时代,现在,怎么样?”

“很好!”

博士赶紧校准了时间坐标,拉动推进器,塔迪斯像往常一样震动了起来。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终于。。。。终于填这个坑了吗……
案件日期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匿名举报
秘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