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HP NC-17]游戏-美梦系列:奶油与围裙

哈利醒来的时候发现床上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他迷迷糊糊的到处张望着德拉科的身影。然后他想起来,德拉科要去德国一个星期,所以一大早便出发离开了。哈利记得德拉科走的时候吻了他的额头,好像还说了写什么。

哈利记不清了,他摇摇晃晃的穿好衣服去洗漱,然后又摇摇晃晃的走到厨房想找点吃的。克利切为他的主人想的非常周到,厨房的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几种哈利爱吃的早点。哈利喝了口热茶,感觉人清醒了不少。随之苏醒的还有他咕咕叫的胃袋,哈利吃掉了一块酸橙馅饼,两个巧克力南瓜杯子蛋糕,又吃了几块腌渍的黄桃,和几颗沾着奶油的新鲜草莓。他满足的摸着微涨的肚皮。

这时候,他才终于注意到桌子另一边放着的东西。他走了过去,那是一个用漂亮的玻璃纸包裹的小盒子,和一张便签纸,德拉科的字迹。

德拉科当然清楚哈利在半梦半醒的时候是不会记住任何事的,所以他留了纸条。

亲爱的哈利,希望这些无梦药剂能帮你渡过我不在的日子。

爱你,德拉科


哈利觉得有些奇怪,并不是说德拉科自信心过甚(好吧,有时候他的确如此,实在很讨厌)而是他本身不主张吃这些魔药,哈利能想到的,德拉科应该会说,性爱才是治疗失眠的良方。

他的确这么说过。

所以哈利没有太过在意这些药剂,随手将它们留在了桌子上。出发去魁地奇球场,他们正在为新赛季做准备,哈利制定了几个计划,今天得配合试一下。

“很好——”哈利骑在火弩箭上,对着两个击球手吼道。

更衣室里球员都为他们的新方案感到兴奋,这个赛季他们可以连冠了。哈利婉拒了训练后去三把扫帚喝一杯的邀请,他今天要去韦斯莱家吃晚餐,介于德拉科不在家,哈利这一周都会去和赫敏他们一起吃晚餐,毕竟一个人吃饭非常无聊。

对此感到不满的除了出差在外的德拉科以外,还有克利切,家养小精灵对于一周不能给主人准备丰盛晚餐而感到气愤,所以他决定把晚餐的量全部加到早餐上。

哈利到达陋居后,出来的每一个韦斯莱都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难以想象马尔福那家伙会撇下你去德国一个礼拜。”罗恩一边嚼着鸡肉一边晃脑袋。

韦斯莱家的餐桌总是非常热闹。

“雨果!放开你妹妹的头发!”赫敏瞪着桌子对面的儿子,“不用大惊小怪,罗恩,德拉科又不是不回来了。”

“我的意思是,那家伙平时像朵鼻涕一样粘着哈利……”

“奥!罗恩,”莫丽放下给罗斯喂饭的碗,瞪了眼罗恩,“哈利亲爱的,只要你想来,我们永远都欢迎。”

哈利对韦斯莱夫人笑笑。

饭后,哈利和韦斯莱父子讨论着最近魔法部颁发的几条麻瓜相关的法令,还有即将来到的魁地奇赛季。而莫丽就和赫敏一起洗着餐盘。

一直到雨果和罗斯都睡着了,哈利才跟他们道别,赫敏和罗恩也得回自己家。

回到家后,哈利拒绝了克利切是否再来一份宵夜的请示,他洗完澡换上了睡衣,倒进大床里。虽然今天有点累,但是哈利却睡意乏乏。

难道德拉科那家伙说那么准?

哈利决定不能让一个马尔福这么容易就赢了。然而在他过去翻来覆去的两个小时间,这个想法好想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哈利去厨房拿回了那盒无梦药剂。

哈利坐在床上拆开那些些漂亮的玻璃纸,里面是一个黑色的小盒子。哈利打开了盖子,里面放着3支小玻璃瓶,哈利把它们都拿了出来。

一瓶粉红色,一瓶绿色和一瓶金色。

哈利没有见过这样的无梦药剂,看来这属于马尔福特制。哈利最终选择了那瓶粉红色的,因为当他打开时,那里面透露出一股他喜欢的奶油草莓味。喝完后,哈利将剩余的瓶子放回盒子,然后窝进被子里等待睡神降临。

哈利从不怀疑德拉科的魔药制造水平,所以他一会就睡着了。

哈利感觉到太阳照得他暖洋洋的,他舒服的翻了个身,德拉科的魔药非常管用,他昨天一夜睡得很香甜,一个梦也没做过。

哈利又翻了个身,这时他觉得有些不对劲,那并不是他的睡床的触感。

“竟然敢躲在这边偷懒,看来主人我得好好惩罚你这个小懒虫!”

哈利惊讶的睁开眼睛,他此时正蜷躺在窗台上,而德拉科的脸就在眼前。怎么回事?他提前回来了吗?

哈利张开嘴,但是说出话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主人,太阳舒服我晒得,不小心睡着了,请不要惩罚我……”

………………

什么鬼东西?!!这话根本不是哈利要说的!而且这带着该死的法国口音的蹩脚英语是怎么回事??

哈利一头雾水的看着德拉科,而对方却双手交叉在胸口,嘴角擎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德拉科抓着哈利的肩膀,一把将他从窗台上提了下来。哈利非常讶异德拉科竟然这么轻松的举起了他,然后当他双脚落地后却发现他竟然只到德拉科胸口那么高。

哈利的脑中无比混乱,这是怎么回事?

哈利瞥到了一旁的穿衣镜,他整个人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顿住了。镜子里映照出他和德拉科两人的身影,德拉科就像平时一样,只不过穿着一身他从来没见过的燕尾西装。而他自己,竟然只有一副十一二岁的样子,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穿着的是什么??

镜子里的“小”哈利穿着一件黑色的灯笼袖蓬蓬裙,裙子外面还扎着一件白色的蕾丝花边围裙,他背后还有个大大的蝴蝶结。头上绑着白色的花边扎带,而脚上则是白色的丝袜配上黑色的圆头皮鞋。

…………这他妈的都是什么?

哈利当然认得出这是一套经典加特别装饰过的女仆装。他狠狠的瞪着德拉科,哈利现在十分肯定,这一定是这混蛋马尔福给他的魔药搞得鬼。因为,无论在哪种情况下,哈利都不会中了变身咒和摄神取念都还不自知。

然而哈利不知道他此刻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怒目斜视,反而是一副带着些许畏惧的可怜相,碧绿的大眼睛还充满了水汽。

德拉科伸手捏住小哈利的下巴,将他的脸抬起来,而自己弯下腰凑过去。

“小女仆放着主人饿肚子不管,自己倒睡得饱饱的,……怎么能够不惩罚你呢?”

德拉科侧身坐在了窗台上,然后握着哈利的腰肢,把他抱到了自己腿上,一只手伸到哈利的裙摆下,拉扯着他的蕾丝小内裤。

“主人我现在饿得要命,你得马上喂饱我。”

……喂你妹!哈利内心狂吼着,但是身体却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唔!”

德拉科伸出舌头舔弄着哈利粉嫩的脸颊,然后张开嘴轻咬了一口,哈利条件反射似的抖了一下。德拉科的手指沾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奶油,伸进了哈利的小嘴搅动,他的指关节顶着哈利的牙齿,让它们无法闭合,中指和食指时而夹着哈利的舌头时而抚弄着两壁。唾液混合着奶油把哈利的嘴弄得湿漉漉黏糊糊的,还涎倒了下巴。德拉科抽出手指,将剩下的奶油涂到哈利的脸上,然后凑过去舔起来。他的舌头来到哈利的嘴角,沿着哈利喘息的缝隙伸了进去。

哈利的口腔内充满了香甜的奶油味。德拉科仔仔细细的扫荡着哈利嘴里每一处角落,刷过他的牙齿和上颚,哈利被吻得气喘吁吁,他的舌头被吸着,嘴和嘴没有一丝空挡。而德拉科的手也没有空着,他的两只大手罩着哈利的小屁股,隔着裙子揉捏着就像在揉两块面团一样。德拉科扯着哈利的内裤将他的一只脚抽出,那块小小的蕾丝布片就这样挂在了哈利的脚踝上。德拉科分开哈利的膝盖,让他跪坐在腿上。德拉科啃咬着哈利稚嫩的下巴,不知是不是刚才的奶油,幼童的肌肤有种香甜的味道。

“主人我光顾着自己吃了,可怜的小女佣应该饿了吧?”德拉科一边亲着一边说。

哈利发现他们突然到了起居室的卧榻上,姿势却任然保持着刚才那样。不远处的桌子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蛋糕,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厚厚的奶油和大颗的草莓。德拉科挥了挥手,一个个草莓就这么向他们飘过来。德拉科摘下一颗草莓,将它塞进哈利嘴里。

“亲爱的哈利,想尝尝主人美味的大香肠吗?”

哈利恨不得一拳揍上德拉科笑得一脸得瑟的脸,但是他没办法。他忍不住想骂人,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

“马尔福主人,香肠很好,阿利想吃。”*(传说中的法国口音【。)

哈利简直想撕了自己嘴。

德拉科拉开自己的西装裤拉链,掏出已经微微勃起的阴茎,把奶油抹在了上面。哈利跪坐在一侧,伸手捧着德拉科粗大的涂着厚厚一层奶油的玩意舔弄起来。德拉科发出满意的叹息,他捏着哈利撅起的屁股,把裙摆撩到了腰上,露出哈利两片白嫩的臀瓣。德拉科的手在哈利的屁股抚摸着打圈,然后手指滑进了缝隙中。哈利身躯抖动,放开德拉科的阴茎,发出了阵阵呻吟。

“不准停下!”德拉科把哈利的头又按了下去。

哈利的嘴被粗大硬挺塞满,奶油糊了他一脸,只能发出一些哼哼声。

绝对要让该死的马尔福付出代价,哈利恨不得让德拉科尝尝他的牙齿到底有多锋利!

德拉科的手指在哈利的臀缝来回抚弄,刺激的哈利一阵抖动。德拉科的手术又沾满了奶油,他捏着一颗草莓,用手指把它夹烂,黏糊糊的草莓汁滴在哈利白嫩的肌肤上。德拉科的手指抵在了哈利的穴口,借着奶油和草莓汁的润滑挤了进去。

哈利吐出德拉科的阴茎难受的呜咽起来。

“主人、主人……”

哈利趴到在德拉科的怀中,任由对方的手在他的屁股里进进出出。德拉科又加进了一根手指,他刮挠着哈利的内壁,两根手指撑开它们。

“呜……主人、好、好难受……”

哈利原本的神智也开始有点晕乎乎,没空注意到自己刚刚又在说些什么丢人的话。

“一会就舒服了。”

德拉科抬起哈利的脑袋,让他靠近他,亲吻起来。手指在哈利身体里肆意搅动着,他的屁股不自觉地摆动起来,哈利小小的阴茎早已翘的老高,压着德拉科摩擦着,在对方的西装上流下斑斑水渍。哈利的后穴变了柔软而火热,小屁股湿漉漉的。德拉科觉得自己也忍得差不多了,他抱起哈利让他跨坐在自己身上,抽出手指揉着他的屁股,另一只手扶着自己肿胀的阴茎,用湿润的头部顶弄着哈利的小穴。

“这时候应该说什么,嗯?”

德拉科舔吻着哈利的嘴角,哈利脸红得发烫,双眼失神的不知道望着哪里。德拉科咬了一口哈利的嘴唇,又问了一遍。

“该说什么?”

刺痛让哈利稍稍回过神来,他抿着嘴唇,看着德拉科,眼神中带着羞耻,并没有说话。

“那就只能一直这样了哦?”

德拉科又顶了一下哈利,惹得哈利弓起了背脊。他睁着水汪汪的绿眼睛,万般不情愿的说道,“阿利想要、想要主人的……大香肠……”

说完便抱紧了德拉科,头埋进了他的肩窝,露出的耳朵红得充血。

“既然你这么要求……”

德拉科扶着自己的硬挺,用抹着奶油的手捋动两下,他一手固定着哈利的腰肢,对着小穴慢慢的挤了进去。才刚刚进去了头部,哈利就大口的喘气起来,对哈利现在的身材来说,德拉科的那玩意实在大得过分了。

“主人……好大呜……”

一颗颗眼泪从哈利的脸颊滑落,德拉科温柔的吻着他,在他耳边细声安慰,但下身却依然毫不退步的挺进了,德拉科伸到哈利的前面,握住他稚嫩的阴茎,大拇指揉搓着顶端,哈利舒服的哼哼。而这时,德拉科便趁势一鼓作气将自己全部塞进了哈利身体里。

哈利尖叫起来,巨大的刺激让他的小嫩棒抖动两下后,白灼的液体喷射在了德拉科身上。德拉科没有让哈利喘息的机会,他让哈利双手扶着他的肩膀,他扣住哈利的腰,臀部开始了强健有力的上顶。他托着哈利的腰把他抬起,然后重重的放下,粗大的阴茎猛的往上顶,深入的不能再深入,德拉科的大腿拍打着哈利的臀部,发出“啪啪啪”的声响,阴茎在湿润的肠道内来回抽插,碾压过每一处敏感,哈利的浑身无力,膝盖不住的打着颤。

“啊啊,慢、慢点,主人,慢点……”

哈利忍不住求饶,而德拉科充耳未闻,速度却越来越快。哈利的前面早就又翘的老高,德拉科像是故意一般,对着哈利的某处猛烈进攻,哈利一阵痉挛,前面又射了出来,后穴紧紧的搅着德拉科。德拉科的喘息渐渐变大,几个大力的冲刺后,突然僵直了身体,哈利感到一阵一阵的热浪喷射进了他体内。他酸软无力的倒在德拉科身上,嘴巴张开着大口呼气,德拉科的胸膛也激烈的起伏着,两人都能感觉到对方大声的心跳。

德拉科抬起头吻了吻哈利的额头,“饱了吗,亲爱的哈利?”

“饱……”哈利累的眼皮都睁不开,他只觉得德拉科的声音好似隔着层棉花一般,朦朦胧胧的听不清楚。哈利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找了个舒服的位子便睡了过去。

当哈利醒来时,看到的是自己的床幔顶。他花了几分钟时间记起昨晚发了什么事,他猛地坐起身,查看自己的手。

不是小孩子的短胳臂短腿。

他松了一口气,不过立即又发现下身传来的冰凉粘腻的触感。他立刻跳下床冲进浴室,剥光了身上的衣裤狠狠的摔进脸盆。

他洗完澡换好衣服从浴室出来时心里不停的咒骂着德拉科。这时窗台那里想起几声“笃笃”声。

那是德拉科的猫头鹰。

哈利打开窗户让它飞了进来,猫头鹰站在床沿上抖动了两下翅膀,哈利从它脚上解下了信封。

亲爱的哈利,昨晚是否好眠?不知我做的梦境药剂帮到你了吗?就像我说的,治疗失眠最好的方法便是一场美妙的性爱。

爱你,德拉科


哈利当即便将信笺撕个粉碎。

当天下午,远在德国的德拉科收到了哈利的回信。

亲爱的德拉科,如你所料,我果真得了失眠,所以我决定尊崇你的意见,这一周去挪威散散心,听说那边的帅哥很多,就像你说的,性爱是治疗失眠最好的方法。勿念。

爱你,哈利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案件日期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匿名举报
秘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