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Loki Loki/THor]自食其果

洛基走过皇宫西面的庭院走廊时,听到了喷泉那里传来他哥哥还有那几个他哥哥的死党的笑声。洛基迅速的把自己隐藏在廊柱的阴影里,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好吧……其实他知道为什么。

如果他们发现了他,他就永远也别想知道他们在说笑些什么了,他哥的死党,又不是他的。

不过,在这边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洛基决定隐身,然后把自己悬浮在离地三英寸高的地方,慢慢的向喷泉那里飘去,他可不想因为草坪的凹陷泄露他的踪迹。

“……哈哈哈你们说洛基那小子一天到晚的窝在他那个花房里干啥?给自己编花圈带吗哈哈哈哈哈哈!”沃斯塔格哈哈大笑,满嘴长毛胡子抖个不停。

洛基捏紧了拳头,……就知道他们在说他坏话。

“嘿索尔,其实洛基是你妹妹吧?别不好意思承认了我们都看出来啦!”

洛基希望索尔的拳头能立马贴上范达尔的脸颊,但是索尔只是笑笑。

“我猜,洛基是暗恋希芙吧?不然怎么索尔一说喜欢希芙的金发他就去偷摸剪了,还弄了顶黑的假发来?就跟他自己的一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希芙瞪了他一眼,没有搭话。

“不不不,他只是想跟希芙做好姐妹!”霍根插嘴。

三勇士都笑的打滚了。

“够啦,他是我弟弟。”索尔终于发话了。

不过这时候洛基差不多已经气疯了,他光速的离开庭院,直冲自己的寝宫。

洛基踢开寝宫的大门,把头盔狠狠的往墙上摔去。

得让他们见识下我的厉害!他心想。

洛基走到阳台口,掀开旁边的帷幔,用脚往墙脚踢了两下,墙“唰”的下移开了。那是洛基的密室,藏着他用来各种恶作剧的道具,还有他收藏的各类草药,当然,也是用来恶作剧的。

洛基抽开那一排一排的抽屉,翻箱倒柜,终于,他两只手捏着几把草药。

“哼哼哼,女孩儿?我就让你们这三傻尝尝做娘们的滋味!”洛基把草药扔进研钵就“咚咚咚嚓嚓嚓”地又碾又敲起来,“还有混蛋索尔,竟然跟着他们一起笑,准备当你的仙宫大公主吧!”



索尔和希芙他们分开后,就立刻找起了洛基。刚刚在喷泉那里他就感觉到了,洛基身上独有的香味。他肯定洛基在偷听他们,所以他知道这会儿洛基该是在气呼呼的准备恶作剧狠整他们了。

索尔找了一圈洛基平常会在的地方,都没见人影,最后他跑到了洛基的寝宫,碰碰运气。索尔推开虚掩的大门,就看到了洛基的头盔掉在地上,墙上还有两个坑。

“洛基?”索尔试着叫他,“你在吗?”

没人回应,索尔环顾洛基的寝宫,也没发现人影。

“小子跑哪儿去了?”索尔独自纳闷,这回三勇士开的玩笑是有点过,所以他都没跟着起哄哇,还喝止了他们呢。索尔希望洛基不要闹过头,毕竟到时候他一个对三个总是要吃点亏,能及时阻止他就最好了,顶多他让洛基拿他的锤子多捶几下。不过索尔完全忘记了洛基拿不起他的小锤子。

正当索尔要离开的时候,他听到对面的帷幔后头传来一些细微的声响,索尔皱皱眉头,轻轻的走过去,拉起帷幔的边角便看到了洛基忘记关上的密室。

他什么时候搞出来的密室?索尔对于他不知道的洛基的小秘密感觉到有些烦躁,他没犹豫的就掀起帷幔钻了进去。

索尔看到洛基背对着坐在地上,抱着一个大研钵使劲地碾压着,还时不时的倒进一些粘稠的液体,然后那钵里的东西开始泛着诡异的泡泡。

索尔眼角有些抽搐,他轻轻叹了口气,然后走过去用手搭在洛基的肩上,想把他扳过来。


洛基这时候全身心都投入在做变性药上,根本没注意到索尔进来了,所以惊吓地没能保持住平衡,顺着索尔的力道往后倒去。

“哐当!”

一锅子冒着泡的药糊都倒在了洛基身上。

“啊————”洛基尖叫起来。

索尔被他吓了一跳。

“怎么了弟弟!”索尔想去扶他。

洛基一把推开了索尔,跳起来手忙脚乱的擦拭自己的盔甲,但是还有不少药糊黏在了他的脸上。

“混、混蛋!”他指着索尔,“你、你怎么进来的!”

“你……门没关,”索尔实话实说,他挠挠自己满是胡茬的下巴,有点担心,“洛基,你没事吧……?”

“我——”洛基挫败的甩掉毛巾,他只希望这没完成的药不会达到他本来预期的效果。

“应该没事。”他换了条新毛巾擦自己的脸,没好气的说。

“好吧……洛基,之前在庭院里,”索尔想跟洛基说说这件事,但是他注意到了洛基的盔甲正在冒泡泡,“洛基!你的盔甲!”

“什么?”洛基不明所以的看着莫名紧张的索尔,继续擦着自己的脸。

“你、你的盔甲……在溶解?”

“什么?!!”洛基低头看自己的胸甲,它正在不断的冒着泡泡并且在挥发,而他的护腕也在迅速的消失。

洛基连忙脱掉盔甲,但当他解除完所有的盔甲时,它们也基本上都不见了。洛基喘着气,他摸摸自己的脸颊,并没有被腐蚀的痛感,那药好像只对金属起作用。

“好像……好像没事了。”洛基怔怔的看着索尔,“哥哥……唔!”

洛基捂着自己的胸口摔在了地上,他的心脏像是被狠狠的捶了一下。索尔猛的扑过去抱住了洛基。

“洛基!你怎么了?!”

“唔!”洛基蜷缩在索尔怀里,他的体温正在迅速的升高。

“洛基!你在做什么药?”索尔拍着洛基的脸颊,他有点被他弟弟的样子吓到了。

洛基趴伏在索尔怀中一阵一阵的抽搐,索尔隔着铠甲都能感觉到洛基高的不可思议的体温。他一把抱起洛基往外面冲,想去求助奥丁,治疗和魔法不是索尔的强项。

“停、停下!”洛基发觉索尔的意图,赶紧抓住索尔的手臂挣扎起来。

“弟弟!别闹!我带你去见父王,让医官治疗你!”索尔抓住洛基乱挠的双手。

“不、不行!!”洛基大叫,万一这药真的起作用了,去见父王不是整个艾斯加德都要看他的笑话了?!

“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药,怎么解?!”索尔简直要急死了,他把洛基放到了床上。

“……”洛基张张嘴又闭上了。

索尔瞪着他,摇摇头然后准备再次抱起他去找奥丁。

洛基用脚蹬着索尔,一边往床的另一边爬去,索尔挡开洛基的乱踢乱蹬,抓住他一只脚一把拖到了床边。洛基在力量上绝对不是索尔的对手,况且他现在身体热的快爆炸了。不过,他绝对、死也不要让别人看到他变成女人,但是他现在挣脱不了索尔的钳制,眼看索尔把他扛起来就往外走了。

洛基认命的闭上眼睛,大叫:“我不要变成女的!我不要让整个艾斯加德笑话我!特别是你那三傻哥们!”

洛基挂在索尔的肩上,索尔的肩甲顶的他胃很不舒服。

索尔整个人都顿住了,他花了好几秒时间把洛基说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等他明白过来后,双手忍不住掐紧了洛基的两条腿。索尔转头去看挂在他后面的洛基的脑袋,真想狠狠的敲它两下。

“你做了变性药?你想给三勇士下变性药?”索尔的声音大起来。

洛基缩了缩脖子,小声说:“……还有你。”

“洛……哦!”索尔头很疼,他松开一只手去扒拉自己的头发,他不知道要拿这个弟弟怎么样。

洛基发觉索尔放开了对他的钳制,而他现在的心跳也没有刚才那么激烈了,他毫不犹豫的抓住机会,两手抓住索尔的披风,一只脚跨过索尔的头顶,双腿夹住他的脑袋,旋身带着索尔倒向床铺。索尔被搞得措手不及,重心不稳的跟着倒过去,两个人重重的摔倒床上,洛基一接触的床,立即反身跨坐到索尔身上,压住他。

“嗷洛基!”索尔吃痛,他的脖子好像扭到了。

“不要!”洛基双手压着他的肩膀,膝盖夹住他的腰,洛基满脑子都是不能让他哥抓他出去,完全没考虑到现在他俩姿势有多么不对劲,当然,要是洛基发觉不了,索尔肯定也不会觉得有啥怪的。

“哥哥……”洛基用他杀手锏,他知道索尔对他示弱的求饶没有体抗力,他立即睁大自己的绿眼睛,高热的体温让它们变得湿润。

“不……”索尔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叹气,他讨厌洛基这样做,更讨厌他自己对此很买账。

索尔认命的把自己的脑袋摔倒羽毛枕头上,“好吧好吧,你快下来,告诉我要怎么解,我来帮你。”

索尔就这么躺着,但是坐在他身上的洛基却没有给他反应。

“洛基?”索尔抬起头,疑惑的看着洛基。

他很快发现了洛基的不对劲,洛基目光怔怔不知道焦点在哪里,一点也没有了往日的光彩,索尔紧张起来,这不是好现象。

“洛基?”不是要变了吧?他又试着拱了一下洛基,终于洛基缓缓的把目光拉到索尔脸上。

索尔发觉洛基微微睁了下眼,以为他回过神来了,刚缓了口气,洛基却突然抓着他的脑袋猛的拉到自己面前,鼻子对着鼻子,索尔可以感觉到对方传来的湿热气息,洛基的体温也在灼烧着他的。

“洛、洛基?”索尔想拉开点距离,他从来未有这么近的看着洛基,……除了小时候,洛基睡不着的时候会爬到他的床上,然后索尔就会抱着洛基,让他靠着自己的胸口,而他就把下巴搁在弟弟的脑袋上,只要这样,洛基一会就能睡着。

索尔发现洛基此时力大的不像话,他没法挣开他的手。

“……”洛基动了动嘴唇,稍稍往后倾了倾。

洛基的绿眼睛眨了一下,似乎想努力抓住焦距。

“……希芙?”他望着索尔,不确定的问道。

索尔一窒,希芙?洛基把他当成希芙?……难道范达尔说对了吗?洛基喜欢希芙?索尔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这个结论,但是他搞不清楚到底是对谁不爽,这时候洛基又开口了。

“你的头发……又变成金色的了……”洛基有点用力的抓住索尔的金发。

索尔感觉有点头皮发麻。

“……不、不允许……金……金……我要、剪掉它们!”洛基吃力的说完,就摇摇晃晃的伸出一只手,一把大剪刀出现在他手上,索尔一眼就认出了它,洛基的那把魔法剪子,剪光了希芙头发的那把!重点是,它们不会再长出来!

索尔咽了口口水,看来洛基是真的要剪他的头发,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剪子,索尔没有办法,只好用洛基松开他的那只手给了他一拳。

“嘶……”洛基的头歪向一边,嘴角有点破皮,不过他总算认清了他压着的不是希芙,“索尔?”

“哦感谢……哇!”索尔又被吓了一跳,因为洛基手上的剪子直插到他耳旁,“洛、洛基?”

“索尔……我又剪了希芙的头发、因为、因为她又长了金发……”洛基用手捧着索尔的脸,眼神越发浑浊,“你喜欢她、她的金发……所以我剪了,我不喜欢……不喜欢……你喜欢……”

索尔没能明白那一串喜欢不喜欢到底是表示洛基喜欢希芙还是不喜欢他喜欢希芙因为洛基喜欢…………啊!索尔被自己搞的头晕。

洛基用指腹摩擦着索尔的下巴,胡茬刺刺的,洛基突然笑了起来,索尔觉得洛基越来越不对劲,而且根本没有要变成女人的征兆。

因为,他终于发觉过来现在他俩的处境。

洛基的手从他的下巴移到他的嘴唇上,另一只手在他的胸甲上摸索,试图解开它们。而洛基的胯部,他的屁股,正在他的腹部慢慢来回摩擦着,索尔都能感觉到洛基的坚硬顶着他。

索尔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目瞪口呆。……洛基在对他发情?

突然有阴影盖下来,索尔没反应过来,嘴唇就被咬住了,然后被吮吸,洛基的舌头就这么伸进他张开的嘴。

索尔看着近在咫尺的洛基,看着他闭上的眼睑,微微颤动的睫毛,觉得他并不讨厌,甚至还有点喜欢,因为洛基的味道很好,闻起来尝起来都是。所以他回应起洛基,用他的舌头缠住洛基的,推拒挤压着,唾液溢满口腔,顺着嘴角流下。

他们的吻开始变得凶猛,互相啃咬着,像是要把对方拆吃入腹。

当他们终于放开彼此时,都已经气喘吁吁,洛基又凑过去,在索尔湿润的嘴角舔了一口。索尔看着洛基红得发烫的脸颊和充满水汽的绿眼睛,觉得下腹就像有把火在烧,但是残存的理智告诫着他,压着他的是他的兄弟,他们这样是不对的。

不过就在索尔和另一个自己交战的时候,洛基挥挥手,用魔法变出了两条蟒蛇,顺着索尔的手臂缠上,将他绑在了床上。洛基手脚并用的甩掉身上仅着得单衣,然后开始脱索尔的。

索尔直瞪瞪的盯着洛基的裸体,洛基和他并不相像,平时穿着的盔甲让他显得非常修长,甚至于给人感觉瘦弱的错觉,但其实洛基非常健壮,索尔看着他肌肉突出的手臂,精瘦的腰身和线条分明的腹部,然后他的喉结动了下,索尔看到了洛基翘起的阴茎。

深色湿润的头部,已经微微冒出了些前液,顺着颜色稍浅的柱身滑下,洛基的毛发并不多,两颗圆润的小球挂在下面,索尔觉得自己无法将眼光从他弟弟的“小弟弟”上移开,他觉得自己也硬得发疼。

这时候洛基已经差不多把索尔的衣服也脱得差不多了,当洛基剥下索尔的裤子时,粗大的阴茎弹跳出来。索尔感觉到羞耻,洛基是因为那些该死的药,而他是因为该死的洛基。

洛基此时只能追着本能,他用手抓住自己的阴茎,贴上索尔的,为此两人都发出了一声叹息。洛基似乎尝到了甜头,立即动起手来,握着两人的粗大快速的撸动。青筋盘结的柱身不断摩擦着,几乎能感受到对方的脉动。索尔觉得洛基的手带给他比以往每一次都要多的快感,所以当洛基停下的时候,他发出了一声不满的嘟囔。

洛基想追寻更多的快感,他觉得这样的摩擦不能满足,他抬起索尔的双腿,贴着脸颊,慢慢的亲吻下去,索尔被洛基喷出的气息弄得阵阵抽动,洛基伸出舌头,沿着索尔的大腿内侧一路下舔,索尔的胸膛激烈起伏着,突然他发现事情的走向有点脱离他的预想,洛基直起腰,将湿润的头部顶着索尔的后面。

“不!停……唔!”索尔激烈地想挣脱双手的束缚,不过他还是没有洛基快。

洛基扳住索尔腰,扶住自己的阴茎就这么狠狠地顶了进去,窒息般得快感让洛基浑身颤抖,他趴伏在索尔身上,让快感稍稍平复。

撕裂的疼痛是索尔从未感受过的,这种痛比他受过的任何伤都来得难以忍受,他肌肉虬结的双臂紧绷着两条大蟒蛇,身体僵硬,后面不受控制的紧缩着,趴在他身上的洛基喘息起来,他撑着索尔的胸膛支起上半身,朦胧的绿眼睛看着索尔纠结的面容。

“哥……哥哥?”洛基感觉到索尔的痛苦,他凑过去亲吻他的哥哥,湿暖的舌头一圈一圈的描绘索尔的嘴唇,然后移下去轻轻啃噬索尔满布胡茬的下巴,感受嘴唇上传来的小小的刺痛感。

洛基感觉到索尔没有那么紧地包裹他了。

他弓起背脊,扣住了索尔的腰,开始没命的撞击,索尔刚刚喘的一口气又被洛基给夺去了。

洛基的每一次深入仿佛都顶到了索尔的胃,肠道的饱胀感让他觉得异样的难受,原本硬挺的阴茎也已经软了下去。索尔所有的感知都集中到了和洛基相连的部位,这使得他觉得洛基异常的持久。唯一支持他没有呼唤雷神之锤将洛基掀翻的原因,是洛基不停的叫着他,洛基已经神志不清,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他一直呼唤着索尔,叫着哥哥。

这是索尔能够忍受下去的唯一原因。

当洛基律动的身躯突然停下变得僵硬,索尔感觉到一股热流射进了他的体内,而洛基也随之倒在了他身上,索尔感觉到如释重负,洛基的阴茎滑出了他的身体。手上的缠绕的蟒蛇也消失了,索尔甩甩手腕,他抱着洛基坐起来,感觉到洛基留在他身体的东西流了出来。

索尔的神力会治愈他后面的撕裂伤,那只是一点小伤。

索尔仔细检查着洛基,希望他能恢复起来,但是洛基的体温依然那么高,而且他似乎耗尽了体力,手腕变得非常无力,胯间的肿胀并未因为刚才的释放而平复下去,依然硬挺充血着。

洛基很难受,高温似要蒸发他所有的水分似的。干涩的喉咙让他难以发出声音,这时,湿润的触感包裹了他的嘴唇,清水流进了他的喉咙,随之而来的还有对方的舌头。

索尔用口喂了洛基清水,感觉他好了一点,他又喂了一些。索尔似乎迷上了和洛基口舌交缠的感觉,洛基滚烫的肌肤贴着他的,那把熄下去的火焰又烧了起来。

索尔知道洛基现在的状况应该直接带他去见奥丁,但是他俩的嘴像是分不开一样,索尔让洛基坐在他怀里,双手抚摸着洛基光洁的背部,然后慢慢下移到劲瘦的腰部,最后到达柔软的臀瓣,索尔的大手揉捏着洛基的屁股,洛基只能发出几声哼哼,他的舌头被索尔吮吸着。

当索尔终于放开洛基时,他几乎忘了怎么呼吸。洛基看着索尔,拼命找着焦点,他在索尔身上扭动着,布满情欲的绿眸对着索尔天蓝色的眼睛。

“索尔……帮帮我,”洛基哑声,“哥哥,帮帮我……”

这是一个致命的邀请。

索尔咬住了洛基的嘴唇,亲吻他的脖子,在锁骨上流下点点痕迹,舔舐着洛基白皙的胸部,咬住其中一个乳头,用牙齿慢慢碾压着,洛基像是触电般,颤动不停。索尔掰开洛基的臀部,手指按上他的后穴。索尔试着用手指顶开它,伸进了一节指关节,洛基的那里又紧又热,索尔感觉自己的阴茎肿的发疼,但是他不想伤害洛基,他那里还没有准备好接纳他。

索尔侧过身用一只手打开洛基的床头柜,他知道洛基喜欢做精油,他拿出了两个小瓶子,打开就飘出了一股橘子味。索尔掰开洛基的臀瓣,把精油倒进去,手指顺着精油滑了进去,两根,然后是三根。索尔的手指在洛基的后穴中进进出出,发出“沽啾沽啾”的声音。洛基的后穴变得柔软而湿润,可以容纳索尔的四根手指。

索尔忍耐到了极限,他亲吻着洛基的眼睛,鼻子,嘴唇。索尔握着自己的阴茎,把另一瓶精油倒在上面,抽动两下,然后扶着洛基的腰,慢慢挤进去。

索尔的阴茎对于洛基来说还是太大,尽管他做足了扩张,洛基难受的呜咽着。索尔坐起来,把洛基放倒在床上,他咬着洛基的嘴唇,勾引着他的舌头,然后分开洛基的双腿,一鼓作气把自己全部顶了进去。洛基闷哼一声,他的舌头被索尔吸着,发不出声音。

索尔从没想到在洛基体内会如此舒服,他紧扣这洛基的的腰律动起来,一次又一次顶着他,一次比一次深入。索尔把洛基的双手拉至头顶,低头亲吻他的胸膛。洛基发出难耐的呻吟,依然不停的叫着索尔。

泪水从洛基的眼眶流出,索尔将它们吻去。

“索尔……”洛基叫着,索尔在他体内碾压而过,刺激着他所有的神经,他胀大的阴茎摩擦着索尔平坦的腹部,流下一道道湿润的痕迹。

“索尔……哥哥”洛基看着索尔,他的手被索尔压制着,无法拥抱他,洛基想要更加贴近索尔,近到两人永远不分开。

“我爱你……”洛基在高潮来临时尖叫着。

索尔顿住了,他看着洛基高潮中的面容,然后更加快速有力的攻击,毫不留情的撞击着洛基的敏感点。洛基一波一波的射精将索尔的腹部弄得一塌胡,他还没来得及享受高潮的余韵,索尔狂风骤雨般的撞击让他直接再次勃起,寝宫内只剩两人的喘息和肉体之间湿润的碰撞声,当索尔终于在洛基体内释放时,洛基也再一次的射在了索尔的腹部。

索尔抱着洛基转了个身,让他躺在自己的身上,他不想压着洛基,但是也不想和他分开。

“……”洛基小声嘟囔着。

索尔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他凑过去。

“……再来”

索尔停留在洛基体内的阴茎又胀大起来,他发现,对着洛基他就有用不完精力。

索尔将洛基翻了个身,从背后再次进入了他,开始新一轮的撞击。



当洛基醒来后,发现自己并不是一个人睡在床上,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在他后面抱着他的是哥哥索尔,他很纳闷,因为成年以后他们就没在一张床上睡过了。更别说……他们都是裸体?

洛基十分的不明白现在状况,而且他只记得昨天索尔到他的密室找他,之后的事情都模模糊糊的。洛基想坐起来,索尔的手臂压在他腰上让他感到不舒胡,但当他动起来的时候,就发现他简直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了,特别是腰部以下,都已经麻木了。而且很快的,他发现索尔不仅手搁在他腰上,他“那根”竟然塞在他的屁股里。

洛基已经惊吓的目瞪口呆,这时身后的索尔动了一下,并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洛基僵硬的转过头去,便被索尔吻住了。

索尔满足的抱着洛基,亲了他的额头,“早安。”

“……早安?”洛基满脑子问好和感叹号。

但是索尔却没有再发话,似乎想就这样抱着洛基再睡一会。洛基的背紧贴着索尔的胸膛,拼命回想着他到底错过了什么?但是索尔在他体内的阴茎让他很难开动脑筋……

“哦,对了,昨天忘记回答你,”索尔突然又说话了,他凑到洛基耳边轻声说道:“我也爱你。”

然后索尔就窝着洛基的后颈美美的睡着了,而洛基就在惊吓和脸红中渡过了一整个早晨。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案件日期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匿名举报
秘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