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HP;DM/HP]金发的你

“Hey!Scorpius,快起来!你要迟到了!”Even对着床上只露出一蓬金发的少年一脚踢去。

“Oh!Oh!什么?”差点被踢下床的金发少年扒着被子,完全不在状况。

“我说,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Even对着镜子打领带。

“……”Scorpius一脸迷茫,仍然不在状况。

“oh,come on!”Even受不了的翻个白眼。

“提示一,今天是星期一,六年级开学上课的第一天……”Even伸出一根手指。

“提示二,你最崇拜的Harry Potter今天要……”Even满意地看到Scorpius惊慌失措,跌跌撞撞冲进洗手间。

Even整理好自己的领口,又拉了拉袖子,然后他对着镜子吹了记口哨。

“完美!”
Scorpius Malfoy以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打理好自己,然后向大厅冲去。当他推开大厅门的时候,恰好看到Snape教授领着一个黑发男人走向教师席后面那扇门。那人带着一副银色金属架子的眼镜,一头黑发永远不会服贴似的翘着,最吸引Scorpius的是他的笑容,不张扬,也不做作,只是看了让人觉得……

很温暖。

他笑着转头向麦格校长道别,然后,在那乱乱的额发间,Scorpius看到了那道著名的闪电疤痕。

Harry Potter!

Scorpius能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砰砰声。

“Scorpius!这边!”Slytherin餐桌,Even Zabini向他挥着手。

Scorpius到Even身边坐下。

“你错过了英雄的演讲。”Even对他笑道,“他很风趣,我想我会喜欢上他的课。”

Scorpius瘪瘪嘴,他抢过Even的南瓜汁,没理会他的乱叫。

反正一会就能上到他的课了。


DA教室

六年级的学生们正兴奋地交头接耳,早晨在大厅时,他们知道了六七年级将会有一位新的DA教授指导他们,那正是魔法界的英雄,Harry Potter!

Scorpius有些坐立不安,他时不时地就回头看教室的大门。

“oh,得了吧,哥们。”Even受不了地扳回Scorpius再次转回去看大门的头,“你能不能别想个小姑娘似的?”

“我没有!”Scorpius脸红道。

“是是是,你没有,”Even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没有几秒钟就回头去看Harry Potter来了没,man,你就要把教室的门看出个洞了。”

Scorpius脸更红了。

这时,教室的门打开了,Harry微笑的拿着两册书进来。

“那么……需要我自我介绍吗?”他放下书问道。

学生中出现了阵阵笑声。

“哦,我以为还是会有不认识的人。”Harry耸耸肩,“虽然那几率和Severus Snape会对你微笑一样高。”

学生们都大笑起来。

“那么,开始上课之前,还有什么要知道的么?”Harry转着自己的魔杖。

一个红发的Gryffindor立刻把手举得高高的。Harry微笑,那就和她妈妈当年一样。

“yes,Weasley小姐?”

“Harry,奶奶要我问你,今晚来我家吃饭吗?”Rose Weasley大声问道,并俏皮地向他眨眨眼。

Gryffindor中间爆出一阵大笑。

也许更像双胞胎。

“在学校的时候请叫我Potter教授,Weasley小姐。”Harry指正道。

“好吧!那么……Potter教授,您今晚来我家吃饭吗?”Rose又问了一遍。

学生们笑的更大声了,包括Slytherin们。

“是的,我会去的。”Harry挫败地低头,他意识到在没有回答Rose之前他是不可能开始上课了。

“我不喜欢她。”Scorpius闷闷地对Even说。

“谁?”Even不解,“哦,Weasley?”

Scorpius的脸臭臭的,他点头。

“我觉得她挺漂亮的。”Even越过几个学生看向Rose那边,Rose注意到他的视线,转向他这边看来,发现是Even后,皱皱眉头转开了。

“我想我喜欢她。”Even收回目光,他对Scorpius说。

“噢!”Scorpius受不了的叫了一声。

Harry注意到Slytherin那边的小动静,他向那边看去。然后,血色从他的脸上全部退去。他拿着魔杖的手抖起来,他用另一只手来握住,却发现整个身体都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他只能靠着讲台撑住自己。

但是,他的目光仍然牢牢地锁定在那个少年身上。

Scorpius还是闷闷地低着头,他不喜欢看Harry和Weasley有说有笑。这时,Even用手肘顶了他一下。

“What?”他问。

Even向他使了个“往那儿看”的眼神,然后他抬起头看向讲台,他看到Harry Potter正一瞬不瞬盯着他。Scorpius不知所措的脸红起来,他向Even抛去一个求救的眼神,可是Even却回给他一个“别问我”的表情。

教室里渐渐然后完全安静下来,大家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教授,Potter教授?”前排的一个女生小声询问。

“oh,”Harry回过神来。他看着满屋子不解的目光,“oh…e…我想,这该归咎于早上的南瓜汁,um……它依然很美味,让我喝太多了。”Harry给出一个虚弱的微笑,他脸色依旧惨白。

“那么,让我们开始上课吧。”他翻开课本。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再也没有去看Scorpius,一眼都没。



下课

“再见,Potter教授。”

“再见!”

Harry微笑着学生们道别,等他们差不多都走出DA教室,他送了口气。他拿下眼镜,轻按自己的鼻梁。

“Harry?”是Rose。

他戴上眼镜,抬头,架起一个微笑。

“什么?Rose。”

“我只是…想问你还好吗?…刚才上课的时候你不太对劲。”Rose有些担忧。

Harry无奈,Weasley家向来都习惯照顾他,从他学生时代起。现在连他的教女也是。

“我没事,亲爱的,真的。”Harry给了她一个微笑但认真的眼神。

“好吧,那我去上课了。”Rose最终相信了。

Harry目送Rose走出去,然后DA教室的门“呯”的关上,他沿着讲台慢慢滑落到地上,里衬的衣服完全被冷汗浸湿了,他将自己慢慢蜷缩起来,双手环抱着膝盖,然后把头深深地埋进去,无声的颤抖。

Severus走进DA教室的时候,就看到Harry缩着靠在讲台旁,抖动的肩膀让他看起就像个无助的孩子。他以为Harry在哭,但当那人惊觉地抬起头来时,他看到的只是一双暗淡的绿眸,以及眼神深处已经干涸的灵魂。

Harry看到来人是Severus时,立刻解除了防备状态。

“Severus……”那是求助的语气。

Severus快步走到Harry身边,“能站起来吗?”

Harry无奈地摇摇头。

Severus把他一只手环到自己肩上,然后抱住他的腰撑起他。

“Severus,对不起,我以为我能……”

“现在,闭嘴。”Severus不耐烦地打断他,“你一直都不遗余力地给我添麻烦。”

Harry咧嘴笑笑。

“收起那难看的表情,这会影响到我等会午餐的胃口。”Severus依然皱着眉头。

Harry终于大声的笑出来。



Snape的地窖

“那么,关于刚才,你有什么要说的?”Severus给Harry倒了杯热巧克力。

“谢谢。”Harry接过杯子,然后摇摇头。

“你知道的,Harry。”Severus皱眉,“如果……”

“是的,我知道。”Harry还是摇摇头,很坚持,“可是我不想再去圣芒戈,那儿让我想发疯。”

Severus看着坐在沙发里的人,那场最后的战役过去15年了,他改变了很多,彼时的少年,那份张扬,那份热情,还有那冲动不服输的个性似乎只留在了回忆里。32岁的年纪没有留在他的脸上,但是却深深地刻进了那双翠绿的眸子。战争给他们带来太多的伤害,带走的却是更多的快乐,包括他们爱的人。

Severus坐到Harry身边,迟疑地伸出手,最终他抚上Harry的肩头,轻轻捏了下。

Harry惊奇地侧过脸,他看着Severus,眼神闪烁。

“What?”Severus被看得有点不自在。

“你知道,这可以改善你和学生之间的关系。”Harry微笑。

“宁可不需要!”Severus不屑道,“烦人的小鬼们,你不能指望他们浆糊一样的脑子里能有些什么有用东西!”

“浆糊?”Harry呆呆的问,“那么我呢?”

“有史以来最黏糊的。”Severus一脸厌恶。

Harry咧嘴大笑,“我知道,这是你表达爱的方式,严厉的爱。”然后俏皮地眨眨眼。

“那么,Potter先生,”Severus露出一个邪恶的笑,“你需要再来点严厉的爱吗?”

“呃,我想,我该回自己的办公室了。”Harry立马收起玩笑。

“我不认为你准备好了。”Severus严肃地看着Harry。

“但是总要前行,不是吗?”说完,Harry走出了地窖。





天阴蒙蒙的下着雨。

Harry没有撑伞,也没有使用任何隔离咒,任冰冷的雨水冲刷着他。Hermione哭的很伤心,Ron也是一脸悲哀。Harry摸着脸上一片湿润,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今天,我们将和所爱的人永远道别……”

年老的女巫说着悼词。

“他活着的时候是一位不为人知的英雄……”

送葬的队伍一片漆黑,Harry低头看着自己被雨水浸成墨色的校服。

原来这件衣服就是丧服吗?

雨声变大,Harry听不清那苍白的悼词。

就让我的泪水在今天流尽吧……



“明天见,Harry。”金发的少年拥抱了他。

“明天见!”他回抱。


“Avada Kedavra!”



“不————!”Harry惊醒,全身汗涔涔。他喘着粗气,看向窗外,天色微亮。他倒回床里,心还是砰砰地直跳。他摸了摸眼角,干燥的。他把自己缩进被子,裹得牢牢地。心里一边一边默念那个名字。





“我说,Scorpius,你没觉得Potter教授怪怪的吗?”Even嘴里塞着樱桃馅饼。

“有吗?”Scorpius漫不经心的,或者说装作漫不经心的说。

“没有吗?”Even瞪大眼睛,“听说他给Hufflepuff和Ravenclaw上课的时候场面热闹极了,他们每节课都很高兴。”

“我们的也不错。”Scorpius挑挑眉。

“是…”Even耸耸肩,做了个鬼脸,“可是你不觉得他给我们上课的时候明显严肃多了吗?还好像有些不自在……”

“也许他只是看到了你。”Scorpius瞥了眼Even。

“噗!”Even差点被南瓜汁呛到。他拿起餐巾擦擦嘴,然后凑到Scorpius耳边轻声说:“是看到你了吧!”

Scorpius猛地侧头,看到一脸坏笑的Even。“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然后面无表情的喝了口南瓜汁。

“得了。”Even一副了然的拍拍他的肩。“你是级长,门门功课都好的连我都嫉妒你,这是真的,顺便说一句。”

Even挥挥手不让Scorpius辩解,他飞快地接着说:“去年你的O.L.W.s成绩DA是最好的吧?可是Potter教授从来不叫你回答问题,从来不叫你上去协助实验。Come on ,man!他宁可叫Longbottom上去,那个Longbottom!!他想杀了我们吗?”Even越说越激动,到后面都站了起来。

Scorpius连忙拉下他,因为他已经收到Gryffindor那边传来的不友好的视线。

“也许他只是想让不熟练的学生有更多的机会。”这句辩解也是说给他自己听的,但并不那么信服。

Even仍然气愤难耐,他大口喝干一杯南瓜汁,继续道:“他除了第一堂课看过你以外,还有吗?他简直把你当成透明的了。”

Scorpius听到这句后,低下了头:“你太过敏了。”

其实有的。

Scorpius在上DA课的时候经常能感觉到有人盯着他,灼热的,还有很多他不能分辨的情绪。他直觉那是Harry Potter的视线,就像第一天。但是,每当他抬头捕捉那道视线的时候,Harry又好像从来没望向他这边一样,或在上课,或在回答提问。这感觉太奇怪了,奇怪到他无法和Even解释。

之后,他沉默着吃完了早餐,而Even依然愤愤。





DA课

又来了。

那道视线,Scorpius再一次感觉到有人看着他。不过这次,他没有贸贸然抬头,他要等,等着那视线的主人放松警惕。

机会来了!

他突然抬头,看向Harry。果不其然,他看到有些凌乱的Harry,和他慌慌张张转开的绿眸。

“那么这个问题有谁能够回答吗?”Harry没有想到Scorpius会突然看向他,他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

Scorpius很兴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兴奋,但是他终于能确定几个月来一直看着他的就是Harry Potter。他盯着Harry的侧脸,忽然发现,其实他的睫毛很长,像两把羽绒扇子,只是一直戴着的眼镜使它们没那么突出。然后他发现Harry的耳朵红了,Scorpius不能理解自己现在为什么有种冲动,他想上去抚摸那对可爱的耳朵。

等等……可爱?

Scorpius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Even终于发现了他同桌的不寻常,“Scorpius?你的脸为什么那么红?”

Scorpius扑在桌子上,把脸埋进了手臂当中。Even则非常不理解地看着他的同桌。

“早上吃多了?”他天真的替Scorpius找了个理由。




葬礼后几个月,圣芒戈

“Hi,Harry。”Pansy拿着一束波斯菊走进病房。

“Pansy?”Harry打量这个意外的访客。她瘦了很多,下巴更尖了。

“你觉得怎么样?”Pansy温柔得笑着,那是Harry从来没见过的。她把花插进了一个瓶子里,放在Harry的床头。

“你知道,魔力恢复和感冒不一样。”Harry耸耸肩,“有点进展,但很慢。”

Harry注意到Pansy凸出的腹部,他笑笑:“我不知道你结婚了。”

“技术上来说,是的”Pansy拉过一张椅子,怀孕让她的小腿肿得厉害,她无法站很久。

Harry疑惑地看着她。

“Harry,这是Draco的孩子。”她爱怜地摸着肚子,表情就像每一个母亲那样。

Harry像被人突然揍了一拳。他迫使自己笑起来,却扭曲了面孔。

这一定是玩笑!

但是他看着Pansy的双眼,渐渐停下笑,愤怒从他的心里扩散出来,他握紧拳头狠狠地砸着病床,咬紧牙缝吼出那句话。

“他死了!”

Pansy握住Harry的手,让他松开拳头,不长的指甲却已嵌进了掌心,留下四道红痕。

“纯血的家族都会在只有唯一继承人的时候,让他留下自己的一部分,以免…没有生下下一个继承人就夭折…”Pansy轻揉着Harry掌心的红痕,她能感觉到他心里埋藏着的巨大的哀痛。

Harry捂住嘴,他抖得厉害。水光在他墨绿的眸子底下流动,最终没有掉下,他不需要更多的眼泪。

Pansy站起来,搂住Harry的头,让他靠在她的胸口。

“是个男孩。”她轻声说,充满感情的。

Harry最终控制不住小声抽泣,他紧紧地抱住Pansy,把头埋进她的臂环。


——————————————————————————————————
注:波斯菊的花语是纯情,永远快乐,引申意是坚强。
——————————————————————————————————


Harry回过神来,发现他坐在DA教室的地板上,自从第一次见到Scorpius后,他梦见和回忆过去的次数又频繁起来。

“我以为时间可以帮助我渡过这一切。”

Harry拿下眼镜,用力抹了把脸,直到他看到那个金发的少年才明白,时间根本什么也解决不了。那个少年,那个金发的少年,就像过去亡灵,时时刻刻在提醒他。Harry心里清楚那对他有多大的影响。

我应该和他保持距离,我甚至应该马上离开这里,在第一天见面后就应该这么做!Severus说的对,我根本就没做好准备!

但Harry知道,他不会离开,那个少年牢牢地抓住了他,抓住他的眼神,抓住他的心,抓住了他的灵魂。Harry无数次告诉自己,他们不是同一个人,但是他没办法,也不想,不去注视那个少年,那个金发的亡灵。

Harry倒在地板上,用手遮住眼睛,他陷入深深的自我厌恶当中,他在利用那个无辜的少年。

几分钟后,他站了起来。Harry意识到他不能一直待在这儿,他需要做些什么,或者去找Severus谈谈。

他收拾好自己,走下台阶,当他穿过学生课桌的时候,他停下了。Harry看到那件衣服,被落下的黑色的校服外袍,上面绣着Slytherin的徽章。




神奇生物课下课后

“阿嚏!”Scorpius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好冷。”他哆嗦了一下。

Even翻翻白眼,“man,你的外套呢?”

Scorpius这才发现,原来他一整节户外课都没穿着他的外套,怪不得这么冷。他回想了下。

“好像落在DA教室了。”




Harry像是被无形的引力拉过去,他走到那件外套前。指尖颤抖着触向那银绿的标志,却又像被灼烧到似地收回来。他双手捂住嘴,在这件外套前跪了下来。然后,倾尽全身的力气,双手颤颤巍巍地捧起外套。Harry闭上眼睛,将脸颊靠近那柔软的面料,轻轻摩擦。

Scorpius回到DA教室便看到这幅画面。他只能咬住自己的拳头以免惊呼出来。Scorpius觉得自己是到了异世界,不然他怎么会看到Potter教授抱着他的外套,还一脸陶醉地用脸颊蹭着。他一定是在做梦!

肯定是!

Scorpius转身想逃跑,却不幸地撞到了桌角。他僵硬在那里,然后果然地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恐的抽气。

他尴尬地回过身:“呃…Potter教授,我来拿…”

Harry一脸恐惧地扔下Scorpius的外套,他飞快地冲出教室。

“衣服……”

Scorpius只觉得一阵风从耳旁刮过,留下一股甜甜的味道,他闭上眼嗅了嗅。




Harry脸色苍白地摔进自己的床铺,他想吐。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还被抓个正着。Harry缩进被子,只希望快点睡着,然后醒来发现这一切都只是梦。

Scorpius神游似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他仰天倒在自己的床上,抬起右手看那件外套。他把外套罩在自己的脸上,深深汲取残留在上面的不属于他的味道。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躺了一会,Scorpius突然扯下外套,卷成团抱在怀里,他脸上是情不自禁的大大的笑容。

他喜欢我!

他窃笑着抱紧自己的衣服,开心地打起滚来。

Even看着一脸白痴笑的室友,受不了的摇摇头。

“青春期?”他又好心地帮Scorpius找了个理由,不过这次好像对了。





“过了今晚一切就都结束了。”Harry望着夜空。

“是啊。”金发的少年在旁边应答。

“明天,”Harry转头看向那个他默默爱着的少年,“明天在这儿,我有话对你说。”

他的爱将不再沉默。

少年们相视而笑。

“明天见,Harry。”金发的少年拥抱了他。

“明天见!”他回抱。


“Avada Kedavra!”



Harry平静地睁开眼,他已经不会再惊叫着从过去的噩梦里醒来,现在他只是疲倦,对一切都感到浓浓的疲倦。他握紧双手,然后松开,最近他已经不能很好地控制住波动的魔力。他侧过身,抱紧被子。

下一次,再有一次就……






Scorpius这个星期过得很郁闷。他发现自从那次在DA教室撞到之后,Harry上课的时候就不再看他,似乎真正的将他当成透明的了。这让他感到非常的烦躁,他已经不止一次地为了一点点小事和Even吵架,这在以前是从未发生过的。

“这该死的草浆!”Scorpius用力捣着球根。

“wow!冷静点,兄弟。”Even举起双手躲开那些飞溅出来的恶心汁液。

Scorpius咒骂着扔掉石杵。

“青春期有这么厉害?”Even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Scorpius,你最近到底怎么啦?”Even决定好好和他谈谈,

Scorpius烦恼地抓头,他不想现在谈这个,但明显Even不准备轻易放过他。而他也确实需要这个。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望着天花板,假装在数那些魔法变出来的星星。

“那就从头说起,天才!”Even翻了翻眼。

Scorpius踌躇的看着Even,最后他把整件事告诉了他。但是他隐去了对方是Harry Potter的事实。

听完以后,Even大笑着拍他的肩膀,“man!你恋爱了!”

“是啊,好像我刚知道这个。”Scorpius瘪瘪嘴。

“我说真的,你喜欢她。”Even理所当然地认为对方是个女孩。“而且她也喜欢你。”

“真的?”Scorpius不甚相信地挑眉。“那他为什么现在这种态度对我?”

“Come on!”Even没想到他这么笨,“当然是因为害羞啦!你撞破她做那种事哎!”

“那只是我的衣服,别说的好像什么龌龊的事。”Scorpius皱皱眉头。

“得了吧。”Even做了鬼脸。

“那我该怎么办?”Scorpius向他的恋爱顾问请教。

“怎么办?当然是去告诉她你喜欢她啦!”Even冲他叫道。

“直接的?”Scorpius咽了口口水。

Even突然从正面搭上Scorpius的肩膀,表情严肃,Scorpius也紧张起来。

“兄弟,像个男人!你会成功的!”

Scorpius僵硬地点点头。

“不告诉我那是谁吗?”Even笑嘻嘻。

“等我成功以后。”Scorpius甩开Even的手。

“哼!小Scorpius真是长大了。”Even怪声怪调地嘀咕。



Scorpius拿着几卷羊皮纸——那是他的魔药论文,他正走在去地窖的路上。现在他满脑子都是Even对他说的话。

直线球?

Scorpius简直不敢相信他将要去向Harry Potter表白,那个Harry Potter!如果Even知道他鼓励自己去表白的对象是谁,没准会晕过去!

好吧,其实他自己都快晕了。他几乎能预见到那个恐怖的结局——他向Harry表白,然后被拒绝,Harry告诉他,他只是个孩子,而他不喜欢孩子,然后整个Hogwarts都知道了这件事。

梅林!

Scorpius觉得前途一片黑暗。

不知不觉他已经走到了地窖的门口,他发现门只是虚掩着。Scorpius的手刚触上门环时,他听到里面传出的断断续续的争吵声。他认出了其中一个声音的主人,Harry Potter。Scorpius知道现在他该做的事情就是悄悄转身离开,而不是在这儿偷听,但他只是无法移开自己的脚,因为他接下来听到的。

“Severus……听我说……”Harry听起来似乎很疲倦。

“不,你给我听着!”Severus非常粗鲁地打断他,“你这个自大的、目中无人的蠢货!你以为你还是那个活下来的男孩、命中注定的人吗?你这是在自我毁灭!再一次!”

Harry低声辩解什么,声音很轻,Scorpius听不清楚。

“闭嘴!”Severus暴怒着几乎是吼出来,“现在,滚回去收拾你的东西!我明天就带你走!你不能再待在这里,永远!”

之后,是压抑的沉默。然后有人起身椅子被推开的声音,Scorpius迅速地无声地离开了地窖。

Scorpius一口气跑到了中庭,他的胸膛剧烈起伏,他用手撑着大腿大口呼着气,羊皮纸已经被他扭成了一团。

他要走?明天?永远?

只有这几个单词尖叫着盘旋在他脑子里,那声音几乎撕裂了他的心。

他跪了下来,痛苦地拽紧自己的领子。Harry要离开的事实让Scorpius突然明白,他并不只是喜欢或者崇拜Harry Potter。

我爱他。

是的,他爱上这个比他大很多岁,会对其他人温柔的笑,却只用眼神追逐自己的男人。

我必须做些什么!

他必须做些什么,他不能让事情就这么简单的发生了。




Harry拖着疲累的身子回到办公室,他知道Severus会对他发怒,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他暴戾的样子了,Harry自嘲地笑笑。他明白Severus一直都很自责,尽管他没有表现出来,Harry不能责怪Severus,这事对他俩来说都不容易。

他开始收拾自己的书,魔杖被他放在了一边。这时,身后传来敲门声。

“请进,门没锁。”他以为是Severus,或者麦格,因为Severus需要将这件事告诉校长。

但他转头看到却是一个脸色苍白的金发少年。Harry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很快,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又转回去收拾。

“有事吗?Malfoy先生。”这似乎是他第一次叫他,也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的谈话。

“教授,您要离开这里吗?”Scorpius开门见山,他压抑住自己的情绪。

“是的,”Harry没有停下,“Snape教授告诉你的吗?”

“是的,我刚才去交作业。”他撒谎了。

“humm……他和Malfoy家关系一直很好。”Harry自言自语。

“是的,”Scorpius尽量让自己听起来像在闲聊一样,“Snape教授曾经是我父亲的教父。”

Harry稍滞,他没有接下去说。

“那么,您要和他一起离开吗?”Scorpius悄悄地走进Harry,他向狼一样盯着他。

“谁?哦,Severus吗?”Harry心不在焉,“是的。”

他们都没发现彼此的不正常,Harry一直背对着Scorpius,他只想尽快结束他们的谈话。而Scorpius看着状似忙碌的Harry,觉得怒火随时都会从他的胸口喷涌而出。

“Malfoy先生,我很感谢你来给我送别,”Harry觉得他已经不能再忍受下去了,“我想你应该……”

然后一股巨大的拉力将他的肩膀扳向一边,他的眼镜也甩飞了,一个湿热的东西压住他的嘴唇,Harry看到了瞬间放大的少年的脸,接着,他被一具年轻充满力量的身体扑到在地。

Scorpius正在吻着Harry。

Harry一时间忘记了挣扎,直到后脑着地带来的疼痛使他清醒过来,他双手用力推搡压制他的少年,膝盖顶起他的腹部。

Scorpius觉察到Harry的抗拒,但他只是抱得更紧,他把Harry的双手牢牢地箍在胸前,他不停亲吻Harry的唇,但是它们只是紧紧抿成一条线。Scorpius最后不得不咬了他一口,Harry吃痛轻呼出声,Scorpius便趁机将舌头推入Harry的口中。他扫过Harry口腔的每一处,追逐他闪躲的、敏感的舌头,捕捉到它,然后吸住它,与它交缠在一起。

这个吻终于结束时,Harry几乎要窒息了。他的胸口剧烈起伏,他发现不仅他的双手被箍住,双腿也被紧紧夹住。Scorpius的下腹紧贴Harry的,Harry羞耻的发现对方坚硬的勃起让他也有了反应。

“放开我。”Harry别过头,不让Scorpius继续亲吻他。

Scorpius没有做声,只是继续吻着他的耳朵。

“放开我!”Harry再一次说道,用更大的音量。

“那么,你就认真反抗我。”Scorpius停下来,他扳过Harry的脸,直直地看进他的绿眸。“召唤你的魔杖,击倒我,用任何恶咒,你是打败黑魔王的人,这对你来很容易,不是吗?”

Harry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直到确定Scorpius是认真的。

Scorpius没有得到任何恶咒,所以他再次吻住Harry的嘴唇,当Harry不再抵抗时,他松开了怀抱。他的手指来到Harry胸前,解开他的衬衣,露出了蜜色的肌肤。Scorpius几乎是赞叹地吻上去。他含住Harry一边的乳头,牙齿轻咬着那颗突起,并用舌头挤压着直到它挺立起来。接着他双手捏住两边的乳头,揉搓,舌头滑过Harry的腹部,留下闪亮的水迹。他用舌头戳刺着他的肚脐,Harry弓起身,发出一阵闷哼,Scorpius抬头看到Harry用手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呻吟。

Scorpius回到上面,他拉开Harry的手,把他们固定过头顶。Harry咬住自己的下唇,闭上眼。

“看着我,”Scorpius嘶声,“你不是一直都注视着我吗?看着我,Please……”

但Harry仍然紧闭双眼。

愤怒从Scorpius的胸口喷薄而出。他狠狠地将Harry翻过来,伸手去解他的皮带。Harry觉察到他的意图,激烈地挣扎着爬起来,但是Scorpius用手压制他的背,他把Harry的长裤剥到脚踝处,然后坐到他的腿上,Harry动弹不得。

Scorpius不明白为什么事情走到了这一步,他们不是互相喜欢的吗?到底是哪里出错了。Scorpius想不通,但是他停不下来,也不想停下来。

他抓住Harry的双手,俯身咬住他的脖子,Harry猛地弹了一下。Scorpius吮吸那里的肌肤,直到留下几个鲜红的痕迹。然后他沿着脊椎一路舔吻而下,他的舌头滑进了尾椎的终点,埋进了那里。Scorpius分开Harry的臀瓣,舌尖抵上那个穴口,他轻轻戳刺着,然后挤进去,他不断地把唾液推送进去,直到那里泛着水光软化下来。

Scorpius把Harry翻过来,抬起他的双腿架在自己肩上,握住自己坚硬滚烫的阴茎,对准他的入口。

“告诉我,你想我怎么做?”Scorpius用头部挤压着入口。

Harry用手遮住眼睛,紧闭嘴唇,只是不住地颤抖。

“告诉我啊!把你的感情,把你的心都好好的告诉我啊!”Scorpius嘶吼着。他痛苦地低下了头,直到他以为Harry再也不会开口时。

……喜欢你。”

然后他听到那个哽咽的声音。

“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Harry嚎哭着吼出这句话,眼泪从他的指缝中流下。

“我爱你!”他抱住了Scorpius的脖子。

Scorpius把爆发的勃起用力顶进Harry的身体,猛烈地抽插起来。他紧紧地拥住Harry,Harry也抱紧他,他们之间没有一点缝隙,就像合为一体一样。

“我也爱你……”

Harry听到Scorpius在他耳旁喘息着说出了这句话。他瞪大的眼睛不知看向何处,眼泪从他的眼眶汹涌而出,他一遍一遍哭喊着“我爱你”这句话。

Scorpius每一次推进都将自己插到不能再深入,退出来的时候,Harry的肠道都像有意识一样挤压着他。最后他在一阵痉挛的抽搐中达到高潮。滚烫的精液冲击着那一点,Harry尖叫着射在Scorpius的腹部。

Harry恍惚的抱着Scorpius,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Dry……”突然,他惊醒过来,一口咬住手臂吞下没说的字。

Scorpius倒在地上抱着Harry平复自己的喘息。

这就是做爱吗?

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他紧了紧臂弯中的Harry,却意外地发现他在发抖,不同寻常的。

“教…教授……?”Scorpius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Harry抖得更厉害,几乎是全身抽搐起来。Scorpius不知所措,也来不及反应,Harry就像一个耀眼的白球那样膨胀起来,然后Scorpius就被那爆炸般的白光击晕了。







“我们会活下来吧?”Harry坐在草地上,他仰望着夜空,今晚的月亮异常明亮,照的到处一片银白。

不是一个适合偷袭的夜晚。

Harry看着月亮隐隐透出的血红,不安地抓紧了胸口的衣服。

“拜托,你可是大难不死的男孩!”躺在他身边的Draco站起来,拍掉黏在衣服上的干草。

Harry翻了个白眼:“你永远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取笑我的机会,是吗?”

“当然!”Draco一脚往后小退半步,弯腰行了一个优雅的屈膝礼。“这是一项值得我为之奋斗终身的事业。”

Harry很想笑,但最终他只能挤出一个难看的表情,他心里的不安太强烈。

Draco皱皱眉头,“得了,Harry,这计划很完美,我们所有人都会配合的很好。再说,我和Severus一起,不会有危险。”

“好吧……”Harry无奈地笑笑。

“那么……”Draco突然道,“时间差不多了。”

“等等!”Harry拉住Draco,“我…有话想对你说…明天,一切结束以后。”

Draco挑挑眉:“不现在说么?”

“不……明晚这时候,还在这里,我等你。”Harry松开Draco的衣服:“所以,别死了!”

“你真是瞎担心,好像一会要去和Dark Lord你死我活的是你吧?”Draco伸手把Harry的头发揉的更乱。

“答应我!”Harry抓住Draco的手,翠绿的眸子直直的盯着金发少年。

Draco看着一脸认真的Harry,收起玩笑,正色:“我答应你,所以,你也要活着。”

他们就这么一直看着对方,像是要把对方印进自己的脑子里。最后,Draco先松开了Harry的手,没有说话,他转身向黑暗走去。

Harry看着Draco远去的背影一直到什么也看不见。

明天见。

他在心中默念。

明天见。

他拿起自己的魔杖,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他再次转醒时,发现正躺在医疗翼。Scorpius立刻坐了起来,但马上又呲牙咧嘴地倒回去。他像是被特快列车碾压过一样,浑身每处骨头都在疼痛。

“你清醒了?”

Scorpius看到Severus站在旁边。他突然想起,“教授,Potter教授呢?我看到他……”

“你清醒了?”Severus没有理会他,再一次问道。声音平静地听不出情绪。

Scorpius呆呆地点头,他不明白Severus为什么这么问。

“好吧,那你咬紧牙关。”Scorpius还没来得及领会他的意图,一记重拳击中了他的下巴。

“我从来不喜欢这种野蛮的方式,但有时还是挺管用的。”Severus甩甩自己的拳头,然后扔下Scorpius转身离开,墨黑的袍子翻着卷。

Scorpius捂着下巴,急忙下床,没走几步就因疼痛而摔倒了,但是他还是拉住了Severus的袍子一角。

Severus皱眉地抽回自己的衣服,没有理会他。

“教授!告诉我!”Scorpius撑住自己向Severus吼去,他心里有个可怕地想法正在形成。突然他一只手被抓起来,Severus几乎是拎着他。他们来到隔壁的房间。

Scorpius看到躺在病床上的Harry,脸色惨白的几乎是透明的,而他的胸口的起伏微弱的让人觉察不到。Severus扔下Scorpius,走到床边,仔细察看了一下Harry。当他再一次看到Harry脖子上的痕迹时,他的怒气又翻腾起来。魔力爆发时,整个Hogwarts都震动了,那时他便知道太晚了,但当他赶到那里的时候,发现却是浑身赤裸,满是情欲痕迹的Harry,和他教子的儿子!

“是什么让你能这么做?!”Severus拽起Scorpius的领子,他不能相信这个孩子,竟然做出这样可怕地事。Severus确实察觉到他和Harry之间的吸引,但他并未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幸好是他第一个到达现场,之后他告诉麦格,立刻联系了圣芒戈,并对外宣称这是一起魔药事故,并没有伤亡。Harry十五年前的魔力爆发也只是少数人知道而已,而这次,他也对麦格隐瞒了Harry和Scorpius之间发生的事。

Scorpius呆呆的看着床上的人,“我只是…我爱他…”他喃喃道。

Severus松开他,“你爱他?Oh,God!你爱他?”他退后两步。

“是的我爱他!”Scorpius突然大声道,他不喜欢Severus这种反问,这像是在否定这一事实,“他也爱我!”他强调。

Severus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跪在地上的孩子,多么相像。但是——

“他不爱你!”Severus又冲上去揪住他的领子。“你强奸了他!”

Scorpius瞪大了眼睛,他扯掉Severus抓着他的手,挣扎着站起来,他愤怒地吼向他的长辈:“我没有!他爱我!我给他机会,让他用魔杖击倒我,但是他没有!他爱我!!”

“啪!”

Severus狠狠地抽了他一巴掌。他气得浑身颤抖:“他没有,他没有是因为他几个星期前就不能用魔杖了!”

血腥味从他的嘴里蔓延开。“为什么?……”他不理解这句话。

“他处在魔力爆发的边缘,他根本不能再用魔法了,更别说击倒你!”

Scorpius不能立即消化刚刚听到的事实,但他想起Harry前几个星期上课时就不再给他们演示魔咒,而只是口头解释而已,不过他旋即又想到。“可是他亲口说的,他爱我!”他不甘心地瞪着Severus。

Severus疲倦地撑着墙,他实在不想告诉这个孩子真相。Severus沿着墙慢慢坐下来,他不能再责怪这个孩子,他并没有错。Severus对于自己必须亲手将这孩子的心打碎的事实深恶痛绝,他用手遮住了脸。

Scorpius从来没见过这样的Severus,他的怒气突然无处释放,他迟疑地问道:“教授……?”

“他爱的是你的父亲。”Severus最终说出了这句话。

Scorpius呆在了那里。他觉得自己听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笑话,但是他一点也笑不出来。他木然地停滞在那里,心里拼命在找寻一切可以驳倒这句话的理由。可是,这个真相却使得之前所有的事都变得合理起来。忽然,Scorpius想起Harry在高潮前无意识地喊出的那个状似无意义的单词。

“Dry……”

Draco

Draco Malfoy
,他的父亲。

Scorpius觉得一个死咒击中了他,他崩溃了。原来这个人看着他,只是在看着这张与他父亲相似的脸。他说爱他,只是对着那个死掉的亡灵!

简直像个白痴!

Scorpius歇斯底里地笑起来。他恨,现在他心里充满了恨意,他疯狂地捶打着地板,并狠狠甩开上前阻止他的Severus。但是,当他抬头看向那个苍白的男人时,满腔恨意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甚至连恨他也做不到。

Scorpius悲哀地蜷起自己,闷声哭泣。然后他被拥进了一个宽厚的胸膛,Scorpius再也支持不住,他紧紧抓住Severus的臂膀,痛哭出声。

Severus搂着这个已经不堪一击的孩子,在他耳边吟唱出几段安宁咒,他摸着他的头发,擦掉他的眼泪,直到他平静下来。然后Severus慢慢向他叙述了他所知道的关于Harry和他父亲的一切。Scorpius安静地听着,当他得知他父亲死后,Harry慢慢地走向魔力爆发的末途,泪水再一次汹涌而出。

“是我的错,哦天呐,这都是我的错。”他哭到声音嘶哑,是他让Harry变成这样的。

“让他好起来,Please……”他乞求道。

Severus扶起他,拇指拂过他的脸颊,擦去他的泪水。“是的,他会好起来……”在Harry醒来之前他们什么也做不了,但他只是不忍心告诉这个孩子。

“我能在这儿陪他吗?”Scorpius再一次乞求,“我不会再做什么!”他看到Severus露出迟疑地表情。

Severus不能确定这是否是个好主意。他看向那双与之父亲无异的眼睛时,沉默地点点头。Scorpius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他走到那张床边,Severus离开了,他需要和Poppy谈一下,后者正非常不满地等着有人和她解释这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求你……”他抚上那惨白的脸颊,“快好起来。”他小心翼翼地躺到Harry身边,他把头抵在对方单薄的胸口,侧过身将他搂过来,他曲起腿,两人的身型完美的契合在一起。

“对不起……”他闭上眼。





Severus在Harry身上施了多重监视咒,Harry有任何情况他都会知道。当Severus快步走进病房时,发现Harry怔怔地看着枕在他胸口的金色脑袋。

“你觉得怎么样?”Severus走到Harry身边,轻声问。

“很糟,不过没以前那么糟。”Harry虚弱地笑笑。

“这是好事,大难不死的男孩!”Severus嗤笑,他松了口气。

然后他看到Harry又低下头看着睡在他旁边的Scorpius。“需要我把他移开吗?”

Harry微弱地摇了摇头。

Severus皱着眉,但他没有再说什么。

“我梦到了Draco。”Harry突然开口,Severus愣了一下。

“不是关于以前的。”他接下去说:“我梦到我们去了很多地方,很多我一直想去而没去的地方。最后我们回到了高锥克山谷,在那里盖了一栋房子,就像我父母以前住过的那栋。我们还养了一只狗,金色的猎犬,Draco叫它Padfoot,你相信吗?”Harry轻笑出来,而Severus只是担忧的看着他。

“我们在那里住了很久,一直到哪里也走不动,我们就坐在门口,看着Padfoot傻追着蝴蝶跑。我们都笑了,然后我告诉他,我爱他……”Harry微笑着闭了闭眼,一滴泪水滑落他的脸颊,“他拥抱了我,然后告诉我,他也爱我。”

Harry看向Severus墨色的眼睛,它们正泛着水光。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Severus”他轻声道。

“什么?”

“我想回家。”

Harry听到Severus喉头发出了哽咽声。

“我有点累,我想睡一会……”Harry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Severus过来吻了吻他的额头,“晚安,Harry。”

Harry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他侧过身抱住那颗金色的脑袋,感觉到那个少年正在颤抖,他胸口的衣服已经被浸湿了一大片。

“shhh……”Harry摸摸他的金发。

他腰上的手更紧地圈住了他。

“Goodnight”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案件日期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匿名举报
秘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