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HP NC-17]The magic of that night(未完-1)

他感觉自己要融化了。

平时用发胶固定的一丝不苟的淡金色头发散落着,被汗水浸湿,粘腻的搭在额头。Draco Malfoy此时尽管觉得不舒服,但是,他没工夫去拨开这些扰人的头发,他的双手紧扣身下那人极具韧性的腰,拇指摩擦抚弄着那里的肌肤,身体不断向前撞击着。

一次又一次深入那狭窄的甬道,令人窒息的紧密感,还有那火一般的热度包容着他。酒精充斥着他的大脑,他没办法集中精神思考眼前的事,只能凭着本能。
月光使得两人连接的部位异常清晰地呈现,他眼神迷醉地盯着那红肿充血的入口。

他在没有退出的情况下高潮了两次,狭小的内壁没办法接受如此多,以至于每次抽插时都会从那鲜红的小穴带出一些白色的泡沫。

“你真紧……”他俯下身舔舐着对方的脖子轻声说着,感受着火热的甬道带来的一阵阵痉挛。

身下那人的胸口及脸颊紧贴着床单,双手无力的摊在两边,只有臀部被高高地抬起,双腿大张着,好让身后那人一次一次地深入,嘴唇无力地微张着,唾液沿着下巴到脖子拉出一条色情的银线,喉结上下动着只能发出一些支离破碎的呻吟。

他腾出一只手,抚上对方苍白的背脊,缓缓地上移,来到那粉色的唇边,两根手指伸入口中,按压着,轻刺着,搅动着,直到无法吞咽的唾液沾满手指。

沿着下巴到脖子的曲线再次回到背脊,来回摩挲按摩,然后划过脊椎的凹陷处下移,手指轻触地来到臀瓣的缝隙,身下的人开始不住地颤抖。

蓝灰色的瞳仁溢满了欲望,着迷地看着,指尖触弄着正承受着他大力抽插的穴口,一根手指慢慢探了进去,用力刮挠,入口被拉开到了极限,接着第二根……

身下的人猛地弹跳起来,膝盖大幅度抖动着,他的嘴巴大大张开,但是发不出一点的声音,只能像溺水之人大口地呼吸着。

另一只手也从腰上离开,来到他的胸前,揉捏拉扯着其中一点,后穴被滚烫的分身和手指大力的搅动着,他要窒息了。

他兴奋地低喘着,那不断收缩的肠壁快把他弄疯了,他用力向里面撞击,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狠狠地射了进去。

他感觉像是到了天堂。

在这之后,酒精和透支的体力使他再也无法抵挡,一头栽进了黑甜的梦乡。

当他倒在对方身上时,仍然没有从他的体内退出,两人保持着结合的状态。

安静的过了好长一会,发觉身上那人再也没有一点动静,并发出了平稳的呼吸声,他轻轻动了下身体,立刻,四肢百骸都开始叫嚣着抗议起来。

他慢慢挪动着,对方疲软下来却仍然巨大的阴茎从他体内滑出时,他发出一声痛苦的呜咽。轻轻推开压着他的人,月光下,熟睡的金发少年安静的像个天使。他拨开天使额前的金发,手指描绘着美好轮廓。

他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睫毛微微颤抖着,几秒钟后,他睁开双眼,翠绿的眸子里平淡的没有丝毫波澜。

他穿好衣服,悄悄地走了。





Draco茫然的环顾四周,为什么他会躺在这种明显连三流都达不到的又脏又乱的小旅馆?而且没有穿衣服,嗯…他掀开被单看了看,还有裤子。

“oh,梅林!”他烦躁地把手盖在眼睛上,向上抓了抓头发,房间里到处散落的衣服,以及空气中残留的味道,作为一个Malfoy他清楚之前发生过什么。

“该死!”又抓了抓头发,知道不代表记得。Draco昨晚的记忆到他和Zabini在三把扫帚一杯杯猛灌火焰威士忌后就发生了断层。手伸向旁边的被窝,已经凉透了,看来他昨晚的对象一早就离开了。Draco撑起半边身子看过去,他发现了什么,手指捻起一根微卷的黑发。

一瞬间,求饶似的呻吟,紧密纠缠的四肢,还有那令人窒息的火热甬道…一些足以让年轻的Malfoy也脸红心跳的画面毫无预兆地闯进他的大脑。

“What?!”Draco目瞪口呆,他又掀开被单看了看,有点无语的揉揉额头。他丧气的把着归咎于,well,毕竟他还是处于青春期的男孩,17岁,精力旺盛,而且现在正好是早上,一般,嗯,早上更精神……

一会他就放弃了毫无意义的细究原因,左手更为实际的伸向被单下面,迅速覆盖上已经半勃起的阴茎,一轻一重地上下套弄起来。闭上眼,努力回想昨晚那些片段,脑海里渐渐勾勒出那个甜美的身影。

他记得那人在月光下苍白的肌肤,他记得触摸起来那种感觉,像丝绸。

他记得和他口舌交缠时的感觉,像在吃着最甜蜜的糖果。

他记得深入他体内时的感觉,那种紧迫感,绞得他把持不住。

他的头发,他的眼睛,他的脸……

Draco触电似的弹坐起来,脸色惨白,他回想起了那个人。

黑发绿眼的巫师。






Draco跌跌撞撞地回到自己学院的休息室,根本没发现一路上引来多少人的注目。

他将自己摔进沙发,双手扒着乱糟糟的金发,最后他发出一阵苦恼的挫败地呜咽。

这不是真的吧?

这不可能,昨晚那不可能是……

对,不可能,肯定是喝醉酒出现的幻觉!


像是帮助确定自己的想法似的,Draco重重地点了点头。

“嘿,Draco!”Zabini推开休息室大门就冲着坐在沙发上的金发小子说道:“你听说了吗?一个脏兮兮的满身酒味的醉鬼穿着slytherin的袍子在Hogwarts乱撞,更可笑的是他们竟然都说那人长得…像…”

Zabini突然收声了,因为他发现,那个脏兮兮的,穿着Slytherin袍子的醉鬼正十分凶狠的盯着他,脸上的表情很像黑魔头。

“呃…那个…什么”Zabini觉得冷汗滴下来了,他忽然想起了某件事。

金发的黑魔头继续恶狠狠地盯着他,像是能把他盯出两个窟窿似地。

“我想起我的书还放在图书馆我马上回去拿一会见兄弟!”Zabini一口气说完这句话,拔腿就想跑。

“站住,Blaise。”黑魔头发话了,冷得像十二月的湖底。

Zabini瞬间凝固在了门口,忍住夺门而出的冲动,僵硬地扭过脖子,假笑:“什么事,Draco?”

“过来Blaise,我只是想听听你对于昨晚的解释。”金发的恶魔笑的很温柔。

Zabini发誓,他当时绝对看到了一个发光的老头笑着向他招手。

梅林啊!我还不想这么早去见你!

身后的门突然推开,Zabini被撞了个踉跄。Pansy Pakinson一阵风似的进来了。

“Blaise,你站那儿干嘛?”奇怪地瞥了他一眼,想起她原本要说什么:“Draco亲爱的,你听说了么?那件可笑的事…唔…!”

Zabini听着这熟悉的开场白脸色发绿,赶紧一伸手捂住Pansy的嘴。

“你干什么?Blaise,放开我!”Pansy拉开Zabini的手不满地说道,她转过头对着金发的青年继续说:“Draco亲……”声音突然被剪断了,pansy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对面那人,然后回头惊恐地抓住Zabini的袖子。

“别怕,Pansy亲爱的”Zabini安慰地拍拍她的手:“那是Draco,不是黑魔王复活了。”

还有,你的指甲掐进我肉里了,Zabini的心在流血。感觉到更凌厉的视线射过来,他干笑地向那个魔头移过去:“当然,Draco,我会向你解释的。”一只手用力拽住想跑的Pansy,开玩笑,他可不想一个人面对恐怖大魔王。




“你是说我喝醉了,然后在酒吧里大嚷大叫,到处说Potter的坏话?”Draco危险地眯起眼睛。

“嘿!别这么看着我,这是事实,不信你可以去问酒保!”Zabini有点委屈,昨晚他可是费了老大力才把Draco从一帮子摩拳擦掌,虎视眈眈的“暴徒”手下就出来。自从Potter由大难不死的男孩升级为打败Dark Lord的英雄,谁还有胆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抨击Harry Potter?连预言家日报都如实地报道了一切(甚至是偏于赞颂的口吻)。黄金男孩的崇拜者已经壮大到了史无前例,就算是他想做史上最年轻的魔法部部长也不是不可能,Zabini突然开始认真考虑这件事。

“然后呢?”Draco问。

“然后?然后我就问老板要了间房,把你扔……呃,扶进去,免得你醒来照镜子吓到自己。”Zabini回过神笑嘻嘻的说。

Draco做了两次深呼吸,才不至于挥动魔杖念出一个不可饶恕咒,“那你该死的为什么不把我送回Hogwarts?!”

“因为我赶着去约会~”Zabini还是笑嘻嘻的并且看起来很无辜。

“约会?在我喝醉了躺在小旅馆里?”Draco太阳穴突突地跳着。

“嗯!”

“和谁?”

“秘密~”Zabini得就像每一个恋爱中的傻瓜,Draco甚至能看到那些漂浮在他周围的花朵啊、音符什么的。

Draco很无力地扶住额头,为什么这种人是他的朋友。

Pansy微凉的小手贴在Draco的太阳穴上,轻轻按摩。

“Draco亲爱的,你看起来比宿醉还糟糕……”

声音轻轻柔柔的,不像平时那么尖锐,Pansy是个好女孩,Draco在心里纠正了对她的负面评价。

“闻起来像是sex了一整晚~”

Draco此刻很想抽自己几下,Pansy的确是“好”女孩,狡猾的Slytherin女王。收回自己那点感动,冷眼看着一脸坏笑的Pansy和Zabini。

“Draco亲爱的,有什么要和我们分享的么?”Pansy笑的像朵花。

“有人在我之后溜进你的房间?”Zabini笑的也像朵花。

“到底是谁能让我们Slytherin的王子如此疯狂?”

“希望你没有因为喝醉酒而降低品味。”女王的口气有点挑衅。

“昨晚什么事也没发生。”干巴巴的扔出一句。

Zabini和Pansy都不甚相信地看着他。

“我觉得我现在需要的是安静和休息,从洗澡开始。”

Draco厌恶的闻闻自己,他居然忍了这么长时间?






级长专用浴室

Draco跨进浴池靠着一边坐下,舒展有些僵硬的肌肉。

“呼……”很舒服。

现在,他能好好的思考了。

如果说,昨晚的人真是Potter,他怎么知道自己在那儿?他为什么来找他?然后又为什么会和他做了那些事?

一本十万个为什么绕着Draco的脑袋转悠。

Draco烦躁地拍着水。

“Potter……Harry……”他很想这么叫他。他们早就不是敌对状态了,自战争爆发以来。

Malfoy家族作为凤凰社潜的最深的间谍,在战争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他们提供的情报几乎扭转了最初一面倒的局势,但是他们也渐渐暴露出来,处在很危险的境地。最后一次使他们彻底暴露的,是他从地牢带走了第二天将被当众处死的黄金男孩。每次想起那张满是血污的脸,他都能感到一阵阵心悸,如果再晚一点的话……

Draco摇摇头,赶走那些让他不舒服的假设,换了个坐躺的姿势。

那时Harry发现来救他竟然是敌对了5年的Slytherin,震惊到呆住的样子总能让年轻的Malfoy笑出声来。

如今他们都升上了7年级,在Hogwarts的最后一年,彼此见面时都不会再相互挑衅,互扔魔咒,不过……总有一丝尴尬在他俩之间,以前Harry看见他总是瞪着他那双祖母绿的大眼,毫不示弱的直视他,争吵的时候让他平时有些病色的脸颊红润起来,唇舌翻动,吐出和他争锋相对的句子……

呃……Draco扯回飘歪的回忆,浴室的温度似乎有点高了。

现在Harry见到他轻轻打个招呼以后,就转头和Weasley家的小子要么就是Granger,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似的,不经意视线对上时,那双绿眼睛也是匆匆就别开了。

这让Draco十分懊恼,明明都不是敌人了,为什么他们不能像朋友那样相处呢?他甚至有些怀念和他大打出手的时候,至少那时的Harry那样的有生气,神采飞扬,十足的一头Gryffindor小狮子。

“原来你在洗澡的时候表情这么丰富,Draco亲爱的~”

“Pansy!”

“嗨~这儿可真大。”

“该死的,你是怎么进来的?级长浴室是要口令的!”

“你是说你那些从一年级就没变过的口令?”

“……

“全部试一遍都不要5分钟~”Pansy得意的说。

“……”

“好吧,什么事?该死的最好是重要的事!”

“我出去转了转,然后就听说…oh~Draco亲爱的,你不穿衣服的样子可真……”

“该死的有什么就一次说完!”

“好吧好吧~”注意到似乎不能再得寸进尺了,Pansy比较识相的说了。

“我听说咱们的英雄今天在飞行课上晕倒了,现在被送去Pornfrety夫人那……”

话没说完,就被带出的水花淋了一身湿。

“oh~梅林,我的袍子……这叫什么?”




Draco不知道为什么,听了Pansy的话就这么没头没脑的跑来了,甚至头发都没弄干。

他轻轻推开医护室的门——

白色的帘子遮住了他一半的身子,在动作的起伏间时时闪现那头永远都不顺服的黑发,衬衫套着一只手,另一只手正试图从后面伸进衣袖里,裸露的背脊可以看到肩胛骨耸起的动作,蜜色的肌肤,逆光下像覆盖了一层细细的绒毛,衬衫的下摆被扯动时露出几点几乎隐没在尾椎附近的红印。

Draco听到自己吞咽的声音,脸上有点烧。

再也不能忽略身后灼人的视线,Harry回过头。看清进来的人后,绿色的眼里有丝丝惊慌,穿衣的动作开始凌乱,垂下眼睑,躲避对方的直视。

“Ma……Malfoy,你想干嘛?”口气僵硬。

Draco皱皱眉头,心口有些钝痛。这句话让他感觉回到了5年级以前,Harry对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Malfoy,你要干嘛?!”厌恶的语气加上防备的眼神。

没有等到回答,Harry抬眼看了看,注意到Draco的表情,惊觉刚才自己不太友善的语气,结结巴巴的解释:“呃…我想说……你来这儿是身体哪儿不舒服么,Malfoy?”

又皱皱眉头。

“Po…Harry…,你可以叫我Draco,我说过的。”

“可,可是……”更结巴了。

“我们已经不是敌人了,不,我们从来都不是敌人,不是吗?”Draco微笑着,冬日的阳光照着湿润的金发,笑容里没有戏谑,没有阴谋,是真正发自内心的笑。这样的笑容使Harry失神,他要醉倒在那片白金色里了。

“Draco……”声音不像是自己发出来的。

那一瞬间,Draco似乎又到了那个炽热的夜晚。

“oh,Mr.Malfoy,哪儿不舒服么?还是你是来看望Mr.Potter的?”Pornfrety夫人从帘子的另一半走出来。

失神的两人都顿时清醒过来。

“呃…是的…oh,不是,我只是,呃,头疼…对…我有些头疼。”该死的他竟然连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好,似乎从昨晚开始一切都不对劲了,他的优雅,他的从容都去哪儿了?

“o…k,”Pornfrety夫人奇怪地看看这个慌张的年轻人,挥动魔杖施了几个简单的咒语:“well~Mr.Malfoy,我从不赞成酒精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不过,谁没有年轻的时候呢?”Pornfrety夫人笑着拍怕Draco的肩膀。

Draco有些窘迫,他用余光扫了眼Harry,却发现他双手紧紧地拽着衬衫领子,耳朵和脖子都红的一塌糊涂。他有些口干舌燥,看着那个咬着下唇,肩膀微微颤抖的人。

“那么,我去拿些缓解酒精作用的魔药来,Mr.Malfoy。”Pronfrey夫人走进放魔药的房间。

Draco机械地应了声,根本没听进去。现在,他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跟他说:是他,一定是他!

他跨前一步,想要开口,Harry却像被电到似的一下子跳开了,Draco楞了一下,又上前,伸手想拉住他,Harry往边上一闪,又躲开了。Draco的手就这么僵在了半空。

现在他是干嘛?以为他要吃了他吗?他躲什么?该死的他竟然躲他!

Draco觉得自己快气炸了,正要发作。

“Harry,你怎么样了?”医护室的门被用力推开了,是男女二重唱。

很好,该死的太好了。

Weasely家的臭小子!还有Gryffindor的女级长!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小Harry娇羞可人!
案件日期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匿名举报
秘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