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HP NC-17]游戏-赌约系列:hospital-2

其实哈利应该知道,马尔福是记仇的,并且是有仇必报的。
圣路易斯医院

“哈利·波特先生请到3号诊室。”一个甜美的女声透过广播叫着号。

“波特先生?”门诊室里似乎没人对这个名字有反应,杰西又重复了一遍:“波特先生如果您在的话请到3号诊室。”

还是没有任何人有站起来走向这边的意图。杰西皱皱眉头,她不喜欢这种浪费时间的人,尤其是在大家都等着看病的时间。就在她准备跳过这个波特先生,叫下一个病人时,她的眼角瞥到候诊室角落站起一个穿卡其色长风衣的男人。然后她看着这个男人走到她面前。

“波特先生?”杰西试着问道。

男人微微颔首。

“这是您的病历请拿好,3号诊室,马尔福医生在等您。”杰西公式化地冲他笑笑,然后指指右边斜对面的门。

这个名叫哈利·波特的男人面色僵硬地点点头,转身走向诊室。

J杰西又看了一眼他的背影。真可惜,她刚才稍微看过他的病历,挺漂亮的男人,尤其是那对绿眼睛,当然,他能拿掉那副傻气的眼镜并且把那堆乱糟糟的头发搞定了那会更不错。

她想起病历上面第一栏,他还这么年轻,杰西无不惋惜地摇摇头。






哈利走到3号诊室门口,当他的手搭上门把的那一刻,突然莫名地升起一股自己即将去舍身赴义并且还不是第一次的感觉。就在他停下来低头细究这种微妙的情绪究竟从何而来时,诊室的门从里面打开了。

“看来从候诊室到这里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呢,波特先生!”好听的男中音,但似乎在说到他名字的时候特地加重了读音。

哈利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穿着白衣的金发男人正微微笑看着他。

尽管他带着笑容,哈利心里想。

他看向对方那双漂亮的蓝灰色眼睛时,依稀感受到了一阵来自西伯利亚的凉风。

“那么,请进。”依然挂着微笑的金发医生让开了路。哈利僵硬地迈出了自己的第一步,并且下意识地用尽量远离对方的姿势走进了3号诊室。

听到身后传来门锁碰上的“嘎达”声,哈利的心跳“突”了一下。他转头看到那个金发的医生正在把窗帘拉上,光线一下暗了下来,哈利有些焦躁。接着室内灯被打开了,异常明亮的灯光使得他更显局促。

“你可以坐在那里。”金发医生走过来,并向他指指放在正中的诊断用病床。

哈利点点头,他撑住床面踩着下面的横杠坐了上去。他双手交叉着放在膝盖上,而脚踩不到地面,哈利不自然地晃了晃。

“那么,让我们来做正事吧!”微笑医生坐在办公椅上滑到哈利面前,手上拿着他的病历。

哈利的喉结动了动,那两个字让他听了有种想逃跑的冲动。但是他还是忍住了,这只是看病,不是么?




“请告诉我,波特先生,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这个情况的呢?”马尔福医生转着手上的铅笔。

“一个月前……大概……”

“大概?”马尔福医生发出了一声细不可闻的轻哼,他接着问:“那么,你结婚了吗?”

哈利只是简单的摇摇头:“不,我没有结婚。”

马尔福医生挑了挑眉毛:“那么是女朋友?……哦,或者是男朋友?”

哈利皱皱眉头,他从这个状似和善的金发医生微微上扬的语调中嗅出了一丝“恶质”玩笑的气息:“不,我的意思是单身。”

“哦——”又是那种令人不太舒服的调子。

“那……波特先生,你是怎么……是……?”马尔福医生比划了一个手势,这让哈利脸色微红,他僵硬地点点头。

“如果只是一次的话……那……”

“不!”哈利迅速地打断他,“不止……一次。”他现在只想尽快结束这个难堪的话题。

“好吧。”金发的医生耸耸肩,“那么,波特先生麻烦你把外套脱了,我要给你做些基础的检查。”

哈利停顿了一下,然后跳下床,脱下自己的卡其色长风衣。拿着外套的手习惯性地往左边一递,而外套就极其自然地被金发的医生接了过来,哈利有点发愣地看着马尔福医生将衣服挂到了墙上的挂钩。

马尔福医生回到病床前,戴上了听诊器:“把衬衫解开。”

哈利回过神,点点头,然后手指摸索着解开衬衫的扣子。他还在想着刚才一系列的动作,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这时哈利抬头看到医生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他猛然想起他今天穿的里衬的T恤是白底胸口有个傻笑的海绵宝宝……瞬间脸涨得通红,他低头双手绞着衬衫的侧边。

该死的,他就是喜欢那块傻乎乎的黄色海绵小方块!怎么了?

一声带着明显笑意的咳嗽,马尔福医生声音微颤地说:“波特先生,麻烦把手拿开,然后做几次深呼吸。”

冰凉的触感透过绵薄的布料传到皮肤上,哈利在听诊器贴上他胸口的时候瑟缩了一下。他看向那个金发的医生,对方正看着自己的手表,默数心跳。

“正常。”马尔福医生低声说。

接着听诊器从他的胸口移向了腹部,指尖隔着布料一路顺滑而下,哈利不自觉地直起了腰。原本冰冷的金属传导了他的体温之后竟给他带来有隐隐发热的错觉,在他的腹部交互移动着,哈利暗暗做了几次深呼吸。

“没问题。”马尔福拿下了挂在耳上的听诊器,示意哈利躺下,然后双手按上了他的肚子。

“我可以叫你哈利吗?”医生随意地问到,手上依然专心着。

哈利看着天花板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对方的手按压到他的敏感部位附近时,哈利小声惊呼出口,身体猛颤了一下。

“什么?哦!可……可以……”哈利慌乱地应答,手指推了下眼镜来掩饰自己的狼狈。

哈利打赌,即使没有看到对方现在的表情他也完全能够想象的出来,这个老是挂着假笑的医生,虽然他们只是刚刚才见过,但哈利发誓,他讨厌他,发自内心。

不管是他在灯光他刺眼的金发,还是无框眼镜后面那对冰蓝的眼珠,还是他嘴角那抹小小的弧度,还是他身上淡淡的香味。

香味,哈利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马尔福医生身上的香味总是有意无意的钻进他的鼻腔。

洋甘菊,丁香,佛手柑……

哈利细细分辨着,那香味就像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修长的手指划过他的脸颊,稍稍停留在下巴处,然后沿着脖子,覆上他的胸口。

哈利……

好像有人在叫他似的。但是哈利怎么也睁不开眼睛,或者说,他不想。哈利现在就好像一团软绵绵的棉花糖包围着,他就像餮足的猫咪般从鼻子里逸出一声轻轻地叹息。

香根,柠檬……

“波特先生!”

一声呼喝,哈利猛地坐了起来。

“如果你想休息,我建议我们可以快点完成检查,哈利。”

哈利脸颊绯红,脑袋垂得低低的。现在,比起这个假笑的医生,哈利更讨厌自己。



“把这个换上。”

马尔福医生递给哈利一套病号服,并指指后面的帘子。

哈利停下了扣扣子的动作,看了一眼医生。哈利很想知道这医生除了假笑还有没有其他表情,当然,不包括嘲笑。

哈利拿过衣服,转身走向后面的帘子。

“哦,对了。”医生补充道:“要把衣服全脱了。”

哈利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往前走,只是脚步更快了。

当马尔福医生拉开帘子推着妇检用的椅子进来时,哈利正在脱内裤。

“哦,对不起,你不介意吧?”马尔福医生“吃惊”地说,当然,除了他“吃惊”语气之外,哈利真没看出他这不是故意的。

哈利强作镇定地脱下内裤并将之与其他衣服叠放在一起,然后拿起病号服套上。

“哦,我来帮你。”马尔福医生走到哈利身后,帮他把背上的几个绳结系上。

金发医生的鼻息一直喷在哈利的脖子附近,激起那里一阵一阵鸡皮疙瘩。

“好了。”医生拍拍哈利的肩膀,“坐上去吧。”

哈利吞了口口水,他不紧张——那是瞎话。哈利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不仅仅因为他现在光着屁股。他这是要坐上去,张开自己的两条腿,露出光溜溜的屁股给别人看——好吧,是给医生看。

哈利极不情愿地把屁股挪到了椅子上。

“腿搁这儿。”医生努了努嘴。

哈利做了几次深呼吸,尽量放松僵硬的身体,然后把腿架在左右两边的支架上。

“好了!”马尔福医生戴上了一次性橡胶手套,“让我们来看看到底是什么困扰了你的小兄弟。”

金发的医生笑的愈发灿烂,哈利再次咽下一口口水,也许有过这次检查以后,他可能会得上什么抑郁症,因为某些心理上的创伤。

“屁股再挪下来点。”医生拍拍哈利的腿,并且一脚踢向拉杆,椅子的靠背就突然放平了。

哈利吓了一跳,差点惊呼出声,他愤愤地瞪着始作俑者,马尔福医生假惺惺的做出抱歉的样子,举起双手道歉。

“哦对不起,忘了提醒你一下。”

哈利想不通,为什么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医生总是要戏弄他,很好玩吗?——哈利理所当然的也忘了,他是如何讨厌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医生——虽然有可能是在他第一次跟他开同性恋玩笑以后。

无论如何,他现在已经躺在这里,像条砧板上的鱼——等等,这个场景怎么好像以前见过?

厨子,不,医生,将两边的支架推得更开,然后一手掀开了哈利病号服的下摆,露出了他的私密处。

哈利在认真考虑,是否给这个医生一拳然后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不,算了。严格来说,马尔福医生除了一些有意无意的调笑和戏弄以外,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事,并且他今天是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才来到医院做检查的,如果就这么回去,要他再来医院可能就遥遥无期了,这事关他的性福生活。

是的,哈利来医院的原因是因为不明原因的他得了ED,阴茎勃起功能障碍,是的,他阳痿。

某天晚上,他在酒精和成人电影造成的必然结果下,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开始自慰,但是他的小弟弟却十分不给面子的一直软趴趴地躺在那里。哈利以为是喝多了或者工作太累的关系……

工作,等等……他是做什么来着的?

哈利晃晃脑袋,思绪突然迷离起来,他好像忘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就好像他也想忘了现在他的阴茎在另一个男人手里摆弄着的事实一样。下体的陌生触感让哈利不得不回过神来。

“那么,哈利……”马尔福医生握着哈利的阴茎,并且开始说话。

现在这种状况下,他倒是想要聊天了!哈利再次压下掀桌子走人的想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过他的拳头依然握得死死的。

“我想你应该没有心血管和糖尿病之类的疾病,”医生慢条斯理的说着,“虽然这要看检查报告出来才能确定,你酗酒吗?”

“不。”哈利尽量平稳的回答。

“吸毒?”

“不。”

“家庭不和睦?”

“不。”

“童年被虐待?”

“不!”

“不良的性经历?”

“不!!”

“那……”

“不!医生,我不是瘾君子也没有任何童年阴影!”

“……好吧,你知道这只是常规的病史询问。”马尔福医生的注意力再次回到检查哈利的阴茎上。

“你的颜色挺漂亮。”他认真的说。

“……”哈利努力将自己的精神隔离到另一个空间,想象自己在美丽的郊外野餐,他躺在柔软的草坪上,享受着阳光和微风。

“看起来尺寸也略微小一点。”

现实是残酷的。

马尔福医生站了起来,走到一旁的储物柜,拿出一个玻璃瓶子。哈利仰起头看过去,那瓶子上贴着的标签是:甘油。

好吧,哈利觉得是时候该走了。

“嘿,躺好别动。”金发医生及时地按住挣扎着要起来的哈利,微笑着说道。

“接下来可能会有点不舒服。”

哈利只好继续努力将自己的精神扯离现实。




当那根粘腻又冰冷的手指伸进哈利的身体时,他握住扶手的手背都暴起了青筋。因为甘油的作用,进入时几乎没有疼痛感,哈利做了几次深呼吸——这大概是他今天做德最多的事情。这时,马尔福医生的另一只手又重新握住了他的阴茎。

“有任何感觉,都告诉我。”医生说道。

哈利没有注意到,马尔福医生的声音变得低沉起来,他正忙着逃避现实。

医生的手指全部进入了哈利的身体,然后在里面探压着,寻找哈利的前列腺。另一只手轻轻地拨开顶上的包皮部分,用拇指开始摩擦着头部。他能感觉到哈利的括约肌在一阵阵收缩,不过阴茎依然没什么动静。

马尔福医生在哈利的体内滞留了一阵后,终于退了出去,他摘下了手套。哈利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他以为这难熬的检查终于结束了。

事实证明,他想得太美了。

“你的问题比我想的更严重,哈利。”马尔福医生表情突然变得很严肃,这让哈利也不禁紧张起来。

“什么的问题,医生?”

“可能更多的性刺激会让你有反应。”马尔福医生又走向储物柜。

当他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个哈利不认识但直觉是很不妙的东西。

“这是最新的针对ED治疗的情趣用品。”医生晃了晃手上构造特殊的肛塞。

“好了,够了。”哈利撑起身体,想要下来。

这已经超过他的底线了,简直太离谱了。

不过接下来的事,还超过了他的理解范围。他的手和脚都被绑了起来——那些皮带扣好像是活的一样,闪电般地缠住了他的手脚,并且紧紧地扣上了。

“什……什么?!”哈利目瞪口呆,这是什么魔术吗?

“立刻放开我,医生!”哈利用力挣扎着,但那些皮带扣丝毫没有松懈。

“嘘嘘嘘——放轻松……”金发的医生笑着凑到他耳边,“你确定要这么大声?让门外的那些人都进来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哈利噤声,他的确不想,但他更加不想留在这里被这个变态医生玩弄。

当哈利再次想大声呼喊的时候,医生及时地捂住了他的嘴,并且给他绑上了口塞。

“这种口塞有通气的小孔,不会让你呼吸不畅。”马尔福医生依然镇定自若的给哈利解释道,丝毫不觉得自己在做的事情有什么怪异的地方。

哈利动弹不得,也无法出声,只好恶狠狠的瞪着对方。

马尔福医生慢悠悠的在哈利面前给肛塞抹上甘油,然后把脚架拉开至极限,哈利的双腿几乎绷成一条直线。

“好孩子。”马尔福医生抚摸着哈利大腿根部的皮肤,想让他放松下来。

不过,这样的结果是哈利颤抖的更加激烈。

马尔福医生用拇指按压着哈利的入口,然后用肛塞的头部缓缓顶着它,浅浅地出入。哈利逸出一声呜咽,他知道这医生是认真的。

突然,马尔福医生猛地将肛塞全部的推了进去。哈利全身的肌肉都绷得紧紧地,连脚趾都弯曲地不能再弯曲。

葫芦状的根部紧密的嵌在哈利的内部不会被挤出来,而有弧度的头部恰好对准了他的前列腺,留在外面的底端像把手的部分贴在哈利的会阴,随着哈利的抖动不住地摩擦着。

“蠕动你的括约肌,”马尔福医生声音有些沙哑,“这样它才会刺激你的前列腺。”

哈利此时脑中已经一片空白,这种异样而又绝顶的刺激哈利从来没有感受过,他听从医生的话,慢慢收缩着他那里。随着内部的紧缩,肛塞的特殊构造使得它好像是活物一般,在哈利的体内蠕动了起来。

哈利的胸部激烈地起伏着,那东西的头部像是有意识般的,对着他的前列腺不停的抚弄戳刺。突然,他感到一阵湿润温暖包围了他的阴茎。

哈利竭力撑起自己,然后他看到一蓬金发埋在了他的胯间。

如果说,现在哈利的脑内正在进行原子弹爆炸,这一点也不为过。

那个医生,他他他他竟然在为他口交??

马尔福医生已经摘掉了眼镜,他含着哈利软软的阴茎也抬起了头。哈利看到对方原本梳理服帖的金发,如今散乱在额头,银灰的眸子变得愈发深邃,沾染了情欲的颜色。

情欲。

怦地,就像炸了锅,哈利的脸涨的通红。这个金发的医生——无论他出于何种理由——给他口交的事实,竟然让他软趴趴的小弟弟逐渐硬了起来。

哈利把头重重地靠了回去,这个转机不知道该是喜还是忧。

马尔福医生也感觉到了哈利勃起了,他含着哈利的阴茎让它在自己的口中缓缓地一进一出,一只手握着根部,另一只手揉搓着两个小球。

哈利双眼濡湿,原本翠绿的眸子变得深绿,他急促的喘息着,盈满的唾液从口塞的缝隙不断流出。

医生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舌头卷着头部来回的舔舐,再加上体内的东西,哈利已经完全的硬了。

“看来效果很不错……”医生的嘴放开了阴茎的顶端,转而攻向了下面的囊袋,舌尖顶弄着小球,时不时地吮吸其中的一个。

哈利抖得像个筛子,这时候他能记得呼吸已经很不错了。

马尔福医生的手心盛着一点甘油然后握住了哈利的阴茎,接着他快速地上下撸动着,哈利紧紧地咬住了口塞,肌肉绷得紧紧地,不由自主地抬起了腰部。马尔福医生重新含住了顶端用力吮吸着,哈利一瞬间僵直了身体,接着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医生的嘴里。

哈利疲惫的放下自己的身体,胸膛剧烈起伏。然后他回过神,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他连忙撑起脑袋看向医生。

马尔福医生用拇指擦拭着嘴角,喉结上下耸动,把哈利的体液吞了下去。

哈利爆出的眼球大概就要顶破他的镜片了。

他真的是变态。

哈利心惊肉跳地想着。

马尔福医生凑近哈利,解开了他的口塞,然后猛地吻住了他的嘴。

哈利的眼睛依然瞪得大大的,他盯着对方长长的金色睫毛,浑然不知要如何反应。

“嘴张开。”医生命令道。

哈利本来想反驳什么,但一张嘴,对方的舌头就长驱直入,风卷残云般扫荡着他的口腔。

“感觉如何?”马尔福医生含着哈利的嘴唇问道。

“什……什么?”哈利被吻得晕晕乎乎。

“但是,我想现在的问题应该是如何满足你这里了吧?”马尔福医生一只手伸到了哈利的下面,动了动肛塞。

哈利一个激灵,“混蛋,你快点放……啊!!”

医生毫无预兆地猛地拔出了肛塞,哈利尖叫了出来。

“你……这个……混蛋……”哈利喘着气骂道。

“嘘嘘嘘……”马尔福医生又将手指伸进了哈利的体内,三根。

哈利闷哼了一声。

“叫我的名字,哈利。”医生的声音像是有魔力般,“说你要我,叫我的名字,哈利……”

手指在哈利体内不断刮挠着,扩张着。

哈利几乎在呜咽,双眼盈溢着水汽。他看着金发的医生,看着那对蓝眸,不由自主地叫了出来。

“德拉科!”

德拉科·马尔福立即退出了手指,将自己填进了哈利的身体。绑住哈利的皮带松了下来,哈利双手环住德拉科的颈部,急切的吻了上去,德拉科几乎是咬着哈利,他让哈利的双腿夹着他的腰,臀部一下一下快速有力的撞击着。

“你竟然给我施记忆混淆咒!!”哈利狠狠地咬住德拉科的肩膀,在叫出德拉科的名字以后,混淆咒的魔力也就解除了。

德拉科哼了一声,突然加快了速度,哈利松开的嘴倒在德拉科身上。

“亲爱的,我只是也想让你试试被绑的感觉……”德拉科揉着哈利的屁股,放慢速度,在哈利体内慢慢的画着圈。

“你还让我以为自己阳痿?!”哈利愤愤地瞪着德拉科,他上次只不过让他在床上躺了一天而已!

“事实证明你并不是,亲爱的。”德拉科坏笑着,握住了哈利硬邦邦的阴茎。

“嗯…啊…”哈利喘着粗气,“给我记住……嗯……混蛋!啊、啊……快点!再快点!”

德拉科把哈利放倒在椅子上,扣住他的腰部开始猛烈冲刺,哈利在激烈地攻势下只能躺在那里不住的呻吟,发出的声音完全不成字句。

“哈利、哈利……”德拉科低吼着哈利的名字,他就要到了。

一阵猛烈快速地抽插,德拉科全身绷直,哈利感觉到一阵滚烫的精液射进了他的体内。

“啊啊……”哈利也在同时到达了高潮。






两人在之后施了几个清洁咒后,幻影移行到了自己的住所。

“你是怎么避过魔法部,对那家医院的麻瓜施展混淆咒的?”哈利脱下了病号服,突然想到了这个疑问。

“格兰杰帮的忙。”德拉科平淡的说。

哈利猛地回头看他,眼中满是不信。

“赫敏会帮你的忙?”

“当然,为了你这个好朋友。”

“…………你到底干了什么?”显然哈利是不相信这个理由的。

“未来一年的财政捐款。”

“……”

德拉科拿着毛巾走到浴室门口,“一起洗吗,亲爱的?”

“……我怕阳痿会传染给你,再见!”

“……”

其实德拉科应该知道,波特也是非常记仇的。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案件日期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匿名举报
秘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